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小说推荐 > 我对前男友已读乱回

更新时间: 2024-04-02 22:35:34

我对前男友已读乱回

我对前男友已读乱回 傅屿 著

傅屿余笙

小说推荐《我对前男友已读乱回》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傅屿”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傅屿余笙,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我们人手一根烤肠,回到教室,傅屿仿佛等了很久朝这边看过来,目光不善瞪着我挨得很近的距离。余笙挡在我面前,瞪回去,“看什么看?”他变身我的狼狗护卫。我满意地点点头,这烤肠很值,可以安心学习了。我不仅钻研做题,还报名了感兴趣的社团和活动,把时间安排得满满和充实...

精彩章节试读:


姜盼恼羞成怒,霍然站起,“果然是个贱人,又当又立,你之前做的种种,都失忆了吗……”

我站起身,坦然与她对视,“姜盼,你记着,我不喜欢任何人!也不会跟你抢任何人!以后不要再来我面前发疯!”

我抬眸就对上不远处傅屿的清澈眼眸,如夜空中闪烁的星辰。

他缓缓朝我走来,我看到他眼眸中翻涌的情愫,是疯狂的爱意。

不知是不是我的自杀,令他对我更用情更深,悔之不及。

我一把将含着棒棒糖看戏的余笙拽起,“走,买烤肠。”

余笙双手插兜,任我拉着走,嘴角晗着淡淡笑意,“那小子看你的眼神,可不清白啊……你以前不是老粘着他吗?最近真吃错药了?”

我竖起两根手指,“余笙,一周两根烤肠,帮我个忙呗。”

6

我说了目的。

余笙笑得痞痞的,阳光下他深棕色短发显得干净蓬松,少年感十足。

“叫声哥哥来听。”

我咬牙,晃荡着他衣袖叫了声,“余笙哥哥~”

“哈哈哈……”整个走廊都飘荡着少年的明朗笑声。

就这样,我以一周两根烤肠的代价,收买了他做我的挡箭牌。

我们人手一根烤肠,回到教室,傅屿仿佛等了很久朝这边看过来,目光不善瞪着我挨得很近的距离。

余笙挡在我面前,瞪回去,“看什么看?”

他变身我的狼狗护卫。

我满意地点点头,这烤肠很值,可以安心学习了。

我不仅钻研做题,还报名了感兴趣的社团和活动,把时间安排得满满和充实。

人不要闲着,闲着就会胡思乱想。

清晨,偌大操场上,校长发表鼓舞人心的话以后,让学生代表讲话。

傅屿穿着干净熨帖校服,高大帅气,清澈眼眸。

所有女生都激动起来,小声议论。

“哇……傅屿好帅啊……”

“他还是富二代呢,家世好,长得好,学习还好,怎么会有人这么完美?!”

“好多女生给他写情书呢……听说他眼光很高……”

热烈灿烂的青春岁月里,总是有几个傅屿这样的人。

晨会结束后,傅屿被一个女生拦住去路,递给他礼物。

女生怯生生抓住他衣角,咬着嘴唇,眸中泪光点点,请他收下礼物。

这些小手段,我都对他做过。

都是我玩剩下的。

傅屿不知在想什么,竟然有片刻怔楞。

我垂下头,将自己隐藏在人流中。

忽然一个力道将我拉走,傅屿将我困在大树之间,不同于刚刚的温和,此刻眸中流动着怒火。

“云禾,我跟她没有关系,你不要误会。”

我挣扎想抽出手,却被拽得紧紧,“与我无关。”

他一声声说:“你跟余笙是什么关系?你们为什么走得那么近?”

“云禾,你不记得我们曾经的山盟海誓了吗?你不记得,你说你会永远爱我吗?我们约定过要生生世世在一起的,你都忘了吗?”

“你是不是也重生了?你一再逃避我,是不是害怕出现曾经的结局?”

7

我连忙按了紧急联系人按键,幸好我有先见之明,把余笙设为了紧急联系人。

此时,傅屿还在激动地说:“我真的知道错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让她伤害到你,伤害到你家人……我以后不会的!”

“云禾,看在我们曾经深情的情分,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这次我一定不会负你!相信我!”

我轻轻一笑,目光坦然,“傅屿,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解释,过去就是过去了,我们以后都不可能了。”

他紧紧揽着我的肩膀,红了眼眶,“不,不,我知道你怪我……云禾,我们重新来过……”

“我们明明是两心相爱,我知道我没有抵抗住家里的压力,我以后都改!我心里只有你!”

我们确实非常相爱,可他没有担当,许我未来,在家人逼迫之下全都化成乌有。

既然要家里联姻结婚,就该跟我说清楚。

但他瞒着我,囚禁我自由,甚至我连父母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我们永远都再无可能。

我挑了挑眉,神神秘秘道:“你知道吗?我来这里,是有任务的。”

“任务?”

我抽出手,无比真诚地说:“其实,我是迪迦的人间体,我在一次战斗中受伤了,不能再变身回到M78星云……”

傅屿皱起好看的眉头,眼中尽是疑惑,“云禾,你在胡说什么?”

我望着天空,眼中光芒绽放,“等我修复好,就会变成光,保卫地球,飞回M78星云,那里才是我的故乡……”

“哈?云禾,你是不是病了?”

远远的,余笙朝我跑来,额头汗水密布,“云禾!老师找你!”

这小子,终于找到我了!

我转身就走,“来了。”

被傅屿从身后拉住我手腕,“云禾,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故意胡说八道的对不对?你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

我真诚点头,“我相信!那你愿意跟我一起回M78星云吗?”

“啊?!”傅屿眉头微颤,满眼不解。

余笙拉起我就走,“老师等你很久了。”

转弯后,他终于憋不住笑出声,“我愿意跟你回M78星云,带我走。”

我抽回手,“哎呀,别闹,我还不是为了打发他。”

“你这丫头,怎么忽然清醒了?我之前说你把所有聪明,都用在争抢一个男人身上,让你顿悟了?”

“嗯,以前我的世界只有爱情,我甚至不爱自己,疏忽家人,失去一切才后悔莫及。”

我始终忘不了,我仰身坠下高楼的那刻。

余笙摸了摸我的头,安慰,“不用担心,以后我保护你,我当你的迪迦。”

8

关于我的传言渐渐传遍学校,说我脑子坏掉了,常常说疯话。

但随着谣言四起的,还有我的成绩,如同开挂般,扶摇直上。

从班级最末位,直接冲到前十几名,而且发展均衡。

老师们怀疑我作弊,都找不到证据。

余笙坐在我旁边,用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转着笔。

“那些谣言,你不在意?”

此时,我正在看辩论稿,这是社团活动之一。

“嘴长在他们身上,爱怎么说怎么说,我只要知道自己要走的路,坚定目标,就行了。”

余笙明亮的眼睛,笑得繁星闪烁,“交给我来搞定,毕竟我现在是你的迪迦。”

辩论赛是公开赛,大大教室里坐满了人。

我看向对面辩论席,傅屿,姜盼,还有一个女生,正盛气凌人看着我们这边。

我旁边的同学小声说:“傅屿和姜盼可是代表我们学校,在市里参加辩论比赛获得过名次的,我们最多就是陪跑而已。”

场下也是一片嘘声,其间还夹杂着对我的议论。

“听说那个姓云的,是个疯批,满嘴胡言乱语,她还来辩什么论?!”

“对啊,传言她倒追傅屿不成,脑子出了问题耶~”

“就她那副样子,长得普通,家世普通,成绩普通,人家傅屿肯定是看不上她的……”

就连我的队友,也在这议论纷纷中看向我。

姜盼高高在上地望着我们,唇边勾起鄙夷的笑,仿佛在嘲笑我们不自量力。

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赛。

我的队友,甚至都想放弃了。

我研究过所有辩论对手的风格,我们一起做的辩论方案,我是很有信心的。

我笃定地对队友说,“放心,待会按照辩论稿来就行了。”

9

轮到我们上台时,我的队友双腿哆嗦,额头都是冷汗。

我淡定开始做自我介绍,为他们开了个头。

后来的赛程里,我主力辩论,几乎不给对手喘息的空间,针针见血。

我淡定清晰思路,犀利言语。

姜盼他们队伍在我们不断进攻下,频频卡壳。

我们队伍越来越条理清晰,而他们拿着辩论稿的手,都开始微微发抖。

最后,被我们队伍层层击退,终于落败。

当老师无奈宣布我们队伍赢得胜利时,全场都寂静无声。

大家目瞪口呆,看着我们一步步将他们逼败。

众人都想看我出丑的心态,大概一时都不能接受我们逆风翻盘。

在老师带领下鼓掌,“让我们恭喜获得胜利的队伍。”

大堂内,才有了稀稀拉拉的鼓掌声。

我的队友兴奋得跳起来,我们拥抱在一起。

“云禾,你太棒了!你也太镇定了吧!”

“是啊,我刚刚手心都出汗了!”

“要不是看你那么淡定,我都慌了,就该被对方带着跑了!”

对面傅屿和姜盼的队伍,个个灰头土脸。

姜盼冷哼一声走到我面前,抱着手臂凌冽道:“你们赢了又怎么样?这不过是学校的比赛,市里获得殊荣的还是我们!”

傅屿面色白了白,眼神炙热盯着我,“云禾,辩论的时候,你倒是思路清晰,言辞犀利,怎么跟我说话就云里雾里?你是故意的?”

“对,我给你说得很清楚,可是你听不进去!”

我拉着队友们,欢天喜地庆祝去了。

这次辩论胜利后,学校里对我的传言,开始变得越来越不一样了。

我听到别人小声议论。

“你知道吗?我听说那云禾不是疯癫,疯癫怎么能那么快速升级考试排名,还在辩论赛上大杀四方。”

“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她接触了某些高维的不可说,M78星云还是什么的……”

“天咧,难怪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

……

这下,换我满头问号了?

10

余笙拿着两根烤肠坐到我身边,递给我一根,笑得痞痞的。

“最近关于你的传言,听说了吗?满意吗?”

我立刻明白,“是你的手笔?”

“虽然你不在意那些谣言,毕竟人言可畏,他们想打击你,我偏不让他们得逞。”

我看着手里的烤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他不仅守护我,还给我买烤肠。

“余笙,你未来有什么打算?”

他和我一样家世普通,虽然他学习还行,但也只是普通的程度。

之前我一心都扑在傅屿身上,不知道后来余笙的情况。

“我野心不大,有个安稳工作,娶个老婆,一日三餐,好好过日子。”

我用手肘靠了靠他,认真说:“你跟我一起学习吧,我们考名校。”

“我又不是读书的料子。”

“我也不是读书的料子,我也不是辩论的料子,谁天生就是好料?都是自己奋斗和磨练的结果,反正以后我干什么,就拉着你干什么,我做什么题,你也做同样的。”

他摆摆手走了,并没有回答。

但是在以后的时间里,他用行动告诉了我答案。

从此后,我们一起用功学习,一起最早到教室,最晚离开,一起做最困难的题库,一起上补习,一起锻炼身体……

新的一轮摸底考试后,他的成绩名次从全班中等,提升到前十。

而我,从前十几名,飞升到了前三,甚至超越了傅屿。

这下,关于我接触了高维信息的传言,更加深入人心了。

甚至还有的学弟学妹把我当成偶像崇拜。

11

七夕节当天,我还在教室外就听见里面吵吵嚷嚷热闹得很。

一进去,就看见好多粉色玫瑰。

我在座位坐下,问余笙,“怎么回事?教室改花店了?”

余笙咬着棒棒糖,从兜里拿出一根递给我,“傅公子大手笔,送给女同学每人一捧粉色玫瑰花。”

我正拆开棒棒糖包装纸,一捧粉色玫瑰就递到我面前。

傅屿湿漉漉的眼睛,盛满星光,“云禾,这是送你的,女同学都有。”

从心里来说,我是不愿意再和他有任何瓜葛的,我自然不想收。

但全班女生都收了,我不收,反而显得特别。

我接过,递给余笙,“谢谢,余笙帮我拿着吧,我有鼻炎,对花粉敏感。”

余笙自然接过,放在他的桌上了。

在傅屿破碎的目光中,我将余笙给我的棒棒糖含进嘴里,“这糖真甜。”

看着傅屿还没走,我抬眸问,“傅同学,还有事吗?”

傅屿鼻尖和眼圈瞬间红了,“云禾,我的心意,你真的不明白吗?粉色玫瑰的花语是刻骨铭心,永恒的爱。”

他为了送给我花,送了全班女生的花。

前世我对他手段用尽,这些弯弯绕绕我怎会不知道。

“哦?所以呢?”我目光坦荡得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此刻,所有默默暗恋傅屿的女生,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傅屿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憋了半天才说了几个字,“好,好,我明白了……”他转身走了。

余笙立刻凑过来,小声说:“哇,你怎么能做到这么铁石心肠的?看他都快碎了,我都有点心软了。”

我扭头瞪他,“这么有闲心?给你的题库,做完了吗?”

12

此后,我和傅屿彻底决裂。

不知他是明白了,还是黑化了。

他开始和外面小太妹交往,上课不是早退就是迟到,穿衣风格也从原来的干净整洁,到涂鸦校服,染白色的头发……

三天两头和外面混混打架,打得头破血流。

他这场恋爱谈得轰轰烈烈,生怕不够人尽皆知。

有人觉得他很酷,也有人觉得他开始堕落。

当然,随之而下的,他的成绩排名从前几名,直线下降到二十多名。

老师为他惋惜,找他谈话了一次又一次,家长也请了好多次,都没有用。

这天,所有人都放学走后,姜盼找到我。

她红着眼眶坐到我对面,“云禾,我有话想跟你说。”

她看了看我旁边一起做题的余笙,余笙识趣地出去等我。

“你应该也看到了,最近傅屿和外面那个小太妹在一起,他都被带坏了,纹纹身,抽烟,夜不归宿……”

“我一直追他,可他看都不看我,之前他喜欢你,我也就认了,凭什么一个小太妹也能跟他在一起……”

我扶额,“说重点!”

我还有很多试卷没做呢。

她吸了吸鼻子,闷着声音说:“老师和他父母劝他都没用,你能不能……去劝劝他?我觉得他会听你的。”

虽然我再也不想和他有任何交集,但说到底,他变成这样,或多或少有我的关系。

“我试试。”

她没想到我这么爽快就答应,毕竟我们从前一直针锋相对,“谢谢你,云禾。”

说完她又扭捏道:“我还有个事情,想问问你,听说你接触了某些高维,变得很不一样了。”

我……

“不仅成绩飞跃,之前疯狂暗恋傅屿,现在对他都不理睬。”

“我想问问你,我真的好喜欢他,可是他不喜欢我怎么办?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爱上我?就像他爱你那样。”

“你可能不知道……他有写日记的习惯,我偷偷看过,里面全部都是关于你,他真的满心满眼都是你。”

说着说着,她又轻声啜泣起来。

我在草稿本上画了一颗大树,几个树丫。

“我们的人生是一条主树干,其他都是树丫,主树干是身体健康,未来保障,经济独立,亲人。”

“树丫就是你可能会遇到多个喜欢的人,多个工作,只要不影响主树干,其他你都可以试试,但如果树丫影响到主树干,就要修剪了。”

“最重要的是,爱所有人之前,先爱自己。”

她似懂非懂点点头。

13

我在网吧找到傅屿,他正和小太妹几人吞云吐雾打游戏。

喧嚣阵阵中,他看见了我,愣愣地掐掉了烟。

小太妹正激动输出,“冲啊,冲啊,你怎么不动了?!搞什么?!”

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见站在不远处的我。

她抖着腿嗤笑,“怎么?这就是那个白月光?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

她起身走过来,抬手就要扇我巴掌,被一只大手抓住她。

傅屿冷冷看着她,“滚。”

小太妹恨恨瞪我一眼走开了。

深夜的街道上,来往行人很少。

此刻已经是深秋,风吹落叶,一片萧瑟。

我和傅屿面对面站着,相顾无言。

我是来劝他的,但却无从说起。

路灯下,他眸中情愫涌动,“你怎么来了?是来找我的?”

我看着他时尚的奶奶灰发型,闪亮耳钉,牛仔破洞裤……一时无言。

小太妹远远盯着我们,似乎生怕我把傅屿拐走了。

我过去摘下他的耳钉,他耳尖红了红,却没有任何反抗。

“不是说这些东西就不好,我们现在还是学生,首要任务就是学习,未来才有更多自主选择的权利。”

“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你依旧只能服从家里的安排,你娶的人,不是我,也不是她……”

“你要改变的不是我的心意,而是如何掌控你的人生,才能保护好你身边的人,才能走你想走的路。”

话已至此,就看他是否能听得进去了。

我转身就走,被他从后面拉住。

他哽咽着说:“云禾,我好好学习,再也不跟他们鬼混,你可还愿意理我?”

我微微一笑,“我们可以做朋友。”

他的眼眸瞬间明亮起来,“你跟余笙,是那种关系吗?”

“当然不是,我无心这些,只想好好学习。”

他眸中光亮乍现,“好。”

14

此后,傅屿真的就染回了头发,变回了那个干净帅气的少年郎。

所有人都在研究考哪所学校的时候,我已经因稳定的成绩排名,多个社团的优异表现被保送名校。

余笙问我想考的学校时,我把这个消息悄悄告诉他了。

他立刻就决定跟我考同一所大学。

后来我才知道,傅屿也报考了跟我们同一所大学,但被他父母安排申请了国外名校。

现在的他,依旧没有选择的权利。

希望将来的他,能有所不同。

余笙如愿以偿,跟我一所大学。

远行去上学的当天,一家人送我。

我和他们紧紧拥抱,让他们放心,我一定好好用功。

我叮嘱他们,“爸妈,你们每年一定要做体检,有小毛病及时解决,不要生气,有什么问题都给我说。”

前世他们生病了,我让他们提前预防。

爸妈含泪点点头。

弟弟在旁说:“姐姐,我们同学都听说了你的事情,都把你当成偶像,我也要像你一样,好好读书,上名校。”

我摸了摸他的头,鼻尖酸涩,“好,我在前面等你。”

傅屿远远站在街角看我,眸中一片水光。

我走过去,也给了他一个大大拥抱,“保重。”

他紧紧抱着我,轻声说:“云禾,顶峰相见。”

他终于开窍了。

我和余笙选了同专业,一起参加社团,一起参加导师的科研课题。

毕业后,我们因研发的项目获得专利,共同创业。

引进资金找投资时,有人主动联系了我们。

傅屿!

他带着金融团队,一身黑色熨帖西装,英姿飒爽走来,“好久不见。”

我展颜一笑,“好久不见。”

此刻,我们都冲破了前世阴霾,站在新生的阳光下。

我们终究是顶峰相见了。

15

合作谈完以后,傅屿直接问,“你们俩,现在什么关系?是合作伙伴,还是?”

我和余笙一直都是并肩的兄弟。

余笙沉默不语,看向我。

“我们当然是合作伙伴。”

“云禾,那我正式对你说,我要追你,你对我说的话,我永远记得!现在,我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了,我有保护人的能力了!我可以光明正大站在你身边了!”

余笙冷哼一声走了。

送走傅屿一行,我走到余笙办公室,“你刚刚怎么回事?他是我们金主呢。”

他不冷不淡说:“嗯,他是金主,我只是合作伙伴。”

曾经我用尽所有情爱的心机,怎会看不穿他的想法。

我看向窗外,“下雨了,送我回去吗?”

他没好气,“让你亲爱的金主送。”

我拿出手机,就要拨电话,“好啊,那就麻烦麻烦金主了。”

被他一把抢过手机,拉着我就往外走,“上辈子欠你的。”

余笙送我到家,转身就要走,被我拉住。

“打雷了,我怕。”

他皱眉疑惑,“瞎说,你什么怕过打雷?我们做实验的时候,狂风暴雨……”

我将他拉进来,关上门,将他抵在墙边。

“余笙哥哥……”

自从年少被他逼着喊过这声哥哥后,我再也没有这么叫过。

这一声余笙哥哥,梦回当年青春校园。

他爽朗笑了,一如当初痞痞少年郎。

他笑得眼中泪光点点,“我以为你忘了,我以为……”

我拉下他领带,吻上去。

一点星火,燃起他熊熊大火,更霸道凶狠地吻我。

次日,我们办公室里,遍布粉色玫瑰。

所有女同事都纷纷拍照,“哇,这是哪位贵公子的手笔……”

傅屿手捧九百九十九朵粉色玫瑰,缓缓向我走来,“云禾,我爱你,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从未变过。”

我微笑着收下,“谢谢,可是晚了,我已经跟余笙在一起了,你值得更好的,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他轻轻笑了,“我早已不是从前的傅屿,只要有心,永远不会晚,我们从做朋友开始吧。”

只要有心改变,永远不会晚!

小说《我对前男友已读乱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最新小说

  • 长生十万年
    长生十万年

    分类:小说推荐

    小说推荐《长生十万年》,是作者“苏逸”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苏逸大禹,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苏逸啊,你多少还是给点面子吧,但凡你刚才随便喊我爸一声叔叔,都不至于这样啊。”白渺渺只是低声抱怨了一句,又对苏逸说道,“你等会儿就当是帮我忙,配合一点。”“我已经很给面子了。”苏逸笑了笑,那串菩提子在他手里或许只是一个小玩意儿,但这种东西落在凡人手中,至少可以保他心神安宁,不受外魔所侵,常年佩戴,...

    小说详情
  • 老公把儿子的心脏捐给了青梅女儿
    老公把儿子的心脏捐给了青梅女儿

    分类:小说推荐

    主角是方驰小乐的小说推荐《老公把儿子的心脏捐给了青梅女儿》,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小说推荐,作者“方驰”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嘶啦一声,我的衣服被扯开来,整个肩头一凉。「哎哟卧槽,给老子吓得都软了。」那男人大概是看到了我肩背上的伤,吓得有赶紧盖上了我的衣服。「别胡来,这单没钱赚,老大说最近风声紧,咱小心点...

    小说详情
  • 倚天:重生宋青书,完美开局
    倚天:重生宋青书,完美开局

    分类:小说推荐

    小说推荐《倚天:重生宋青书,完美开局》,讲述主角宋青书张翠山的甜蜜故事,作者“宋青书”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白眉鹰王轻喊一声。门外弟子快速走了进来,把书信放下,快速离开。白眉鹰王看着信件标记,眼中有些意外。加急!这个时候有什么事让齐木加急...

    小说详情
  • 完蛋!娇软嫡女花式开撩,王爷他顶不住了
    完蛋!娇软嫡女花式开撩,王爷他顶不住了

    分类:武侠修真

    谢婉永誉侯是武侠修真《完蛋!娇软嫡女花式开撩,王爷他顶不住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谢婉”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这时,永誉侯动了。他抬脚走到谢婉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双黑眸不见喜怒:“为何不用?”谢婉闻言一愣,咬了咬唇没有出声。永誉侯见状微微皱眉,冷声开口道:“本王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本王的玉佩,为何不用?!”一旁的小全子,听得这话傻了眼。玉佩?什么玉佩?他天天跟着主子,可以确定,这是主子今儿个第一次瞧见...

    小说详情
  • 这爱的轮回
    这爱的轮回

    分类:小说推荐

    小说推荐《这爱的轮回》是作者““阿月”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阿月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沈御见我骨骼清奇,他就开始培养我。他请人来教我武功,教我剑法。我以为,他对我是独特的。直到我发现,他还这样培养了一批人...

    小说详情
  • 重生后把竞争对手娶回家
    重生后把竞争对手娶回家

    分类: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重生后把竞争对手娶回家》,由网络作家“许远”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许远李欣然,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当时还有些奇怪,叶浩为什么就那么轻易的放弃了林长远的5%的股份,选择让给自己。还那么好心的替自己摆平其余各大股东。现在看来,叶浩就算他自己想买,企鹅证券那边也会给予极大的阻力。后面还给自己配车,说是为了天奇年会准备...

    小说详情
  • 逍遥小憨婿
    逍遥小憨婿

    分类:穿越重生

    《逍遥小憨婿》主角秦墨秦相如,是小说写手“秦墨”所写。精彩内容:秦相如一脸惴惴不安,而李世隆脸脸色特别难看,“放肆,朕已经下了圣旨,将你许配给秦墨,秦家也下了三书六礼,婚事既定,天下皆知,你是想让天下人嗤笑朕言而无信?”秦墨看着那红衣宫装女子。这就是公主?卧槽,长得挺漂亮啊,肤若凝脂,眉若弯柳。比他们大学校花不知漂亮多少。不过她这么嫌弃自己,就算强行嫁给他,恐怕...

    小说详情
  • 火葬场男主追妻失败后被我虐死了
    火葬场男主追妻失败后被我虐死了

    分类:小说推荐

    主角沈渐青安棠雪的小说推荐《火葬场男主追妻失败后被我虐死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沈渐青”,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柳母抱着她,哭得泣不成声,一个劲摇头。柳父脸一沉,「你一日是我柳家的女儿,就终生是我柳家的女儿!最后能做状元夫人的,也只有你!」「至于安棠雪那个逆女,将她生下来已是恩赐,现在她反倒恩将仇报。我们能毒她第一次,就能毒第二次!」今夜风骤然大了,吹开窗子灌进屋里,呜呜咽咽似鬼不甘地哭。他们吓了一跳,柳少珏...

    小说详情
  • 缠欢!被清冷佛子撩的脸红心跳
    缠欢!被清冷佛子撩的脸红心跳

    分类:霸道总裁

    江窈宋知闲是霸道总裁《缠欢!被清冷佛子撩的脸红心跳》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江窈”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宋知闲开了一会儿车后,又问,“我下午给你送的花,看到了吗?”“看到了。”江窈低头,“花很好看,谢谢,但请宋总下次不要再给我送了,太明目张胆!我不想惹人非议。”见她依旧如此冷淡,宋知闲兴致也降下去了,凉凉嗯了一声。“既然你还生病,你就回去休息吧,晚上我还有事...

    小说详情
  • 夺嫡:疯癫王爷竟是绝世全才!
    夺嫡:疯癫王爷竟是绝世全才!

    分类:穿越重生

    最具潜力佳作《夺嫡:疯癫王爷竟是绝世全才!》,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朱钧徐妙锦,也是实力作者“朱钧”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宵禁之前,一个跟李颜希年纪相仿的老妪过来了,他身旁还跟着一个老仆,以及一个身穿蓝衣的俏丽女子“师母!”朱钧连忙跑过去搀扶“老身见过吴王殿下”老妇人见朱钧,就要给他行礼,不过被朱钧给拖住了“师母,使不得”朱钧连忙道:“做学生的哪能让长辈行礼,传出去,学生会被人戳脊梁骨的”老妇人颇有气度,年轻时也是有名的才女,此番见朱钧如此懂礼,又没有架子,心中也稍稍安定“臣女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