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小说推荐 > 女帝之凉宫词

更新时间: 2024-04-16 22:34:37

女帝之凉宫词

女帝之凉宫词 沈长依 著

沈长依无

小说推荐《女帝之凉宫词》,主角分别是沈长依,作者“沈长依”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可沈长依的脸却蓦地阴沉。「你知道什么,若飞说得才对。」若飞若飞……我嚼着这个名字入睡,辗转难眠。翌日清晨,却听闻昨日皇城闹鬼...

精彩章节试读:


我摇摇头:「我知道有一种花制成的膏体可以去除茧子,过几天我做好给公主送去。」

「你懂什么,若飞说我这是男人的象征。」

「可你是女人。」

我只是说了一个事实,女人何必成为男人,又何必以男人为崇拜的对象。

可沈长依的脸却蓦地阴沉。

「你知道什么,若飞说得才对。」

若飞若飞……

我嚼着这个名字入睡,辗转难眠。

翌日清晨,却听闻昨日皇城闹鬼。

几个世家弟子被砍去了双手。

8

沈长依这次闹得事有点大,惊动了太后。

当年太后杀死了她的娘亲,扶持幼帝垂帘听政,这些年来,朝堂之事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我被勒令不许出宫门,囫囵一下午,才看见沈长依的身影颤颤巍巍地出现在门前。

我连忙上前去扶她,却被她一把推开。

「你真没用。」

我知她是在怨我,如今我也无话可说,毕竟我不会身家,脑袋里的笔墨在这后宫无所用。

我沉默着给她上药,感受着那目光在我身上巡视,我有些心疼,也有些难堪。

「你喜欢我?」

我手一抖,碰到了她的伤口。

「……你慌什么,被我说中了?」

我拿出应对文武百官的策略:「公主贤德,在下心向往之,理所应当。」

她却像听到什么救命稻草一般抓住我的手,「我也喜欢你,江铎。」

我瞪着眼睛看着她,并不认可这句话的真实性。

「你愿不愿意替我去办一件事?」

这还是她第一次求我,我自是愿意为她去做所有事。

「我想当皇帝。」

她的眼睛亮闪闪的,望向天边,好像那里有宝藏。

「可惜凭我一人之力无法与太后抗衡,我需要你,江铎……」

「嗯。」

「我会将你送进斗兽场,我等你三年,只要你能活着出来,我许你一生一世可好?」

「……」

我被那「一生一世」冲昏了头脑,沈长依有一双很会骗人的眼睛,我不由自主地陷了进去。

「嗯。」

9

进入斗兽场前,沈长依没有来送我。

张若飞听说了她受伤的事,特地进宫对她悉心照料,几乎寸步不移。

我想起那句「不太方便」,现在才察觉他是在暗示,我的存在是他最大的不便。

沈长依,你可不要骗我。

斗兽场是皇帝幼时,太后特地为他修建的「乐园」,只要有忤逆这对母子的人,都会被送进这里。

进入斗兽场第一天,我被鹰抓伤了肩膀,深可见骨。

这里没有任何可以治疗的药粉,想要活下去,只有战斗。

我拿着沈长依给我的剑,想当年成亲之夜,便是这把剑指向了我。

强烈的求生欲之下,我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可惜心软作祟,我只刺伤了鹰的翅膀。

进入斗兽场的第七天,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先前那只鹰伤势已恢复,常跟在我的身后献殷勤。

我忽然觉得,皇宫里面有个小皇宫。

它们本该翱翔于天际、背驰狂野。

可我们都被世俗斩去了翅膀,变成了权利的棋子。

进入斗兽场第二年。

这一年里,我斩杀了无数野兽。

它们或许无辜,可能很久很久才看见我这么个食物。

但为了生存,我不得不与它们刀刃相向。

我好像也变成了一只野兽。

进入斗兽场第三年。

我在与老虎缠斗时,被它撕下了一块肉,幸得在那瞬间,鹰抓瞎了它的眼睛。

我感觉自己快活不下去了。

可是一想到那许诺下的「一生一世」,我仿佛有了回光返照之势。

沈长依……

我曾在无数次的夜里呢喃着这个名字。

可惜,沈长依还是那么狠心。

连我的梦都不肯入。

10

三年后,仿佛死神出世。

白衣去,红衣归。

我拖着一副惨败不堪的身躯,走出斗兽场。

想找沈长依的心迫切,我想告诉她,如今的江铎,可以保护沈长依了。

她想要当皇帝,我就做她最忠诚的侍卫。

斗兽场里日夜不分,我有些不适应阳光,想找宫女要个斗笠。

谁知宫女见了,顿时嫌弃地推开我:「皇宫里怎么会有叫花子……」

旁边人似乎认识我:「等等……好像是陛下的男宠呢?」

我听不懂她们的话,难道如今的皇帝连男色都触及了?

我只想借个斗笠。

「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江铎!」

宫女忽然指着我的鼻子,我没想到还能有人记得我的名字,心里还有些感动。

「陛下的男宠就叫江铎。」

我眉心一跳,斗兽场多年,我的直觉也变得敏锐。

「沈长依呢?」

我问出这句话后,两个宫女的脸忽然一变,吓得落荒而逃。

于是我每碰见一个人,就要上前去问沈长依在哪。

可惜无人应答。

她们好像不知道沈长依是谁。

「……沈长依呢?」

我不知道自己问了多少遍,这次我依旧没抱什么希望,可面前这位掌事宫女却忽然叫了我的名字。

她的声音还有些不可置信:「你还活着?」

「沈长依呢……?」

我只重复着这个问题。

她稍一顿,像是不忍戳破什么,却无可奈何。

「她死了?」我颤颤巍巍地问。

「不。」

「三年前先帝与先太后的暴政引起民愤,沈长依趁机起兵逼宫。」

「她如今是帝王,与张大人相敬如宾。」

我恍惚地问张大人是谁,宫女叹了口气。

「张若飞。」

11

当我提着剑去见沈长依时,她的神情并没有什么意外。

或者说,如今她已经是帝王之躯,天子的眼光总是凌驾于世间万物。

我看见了死在她脚边的鹰。

「你回来了。」

毫无感情的字眼,听着我有些心慌。

「不是说等我吗?」

我迫切地想寻求一个答案,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朝她走过去。

她却横空甩出来一道鞭子,将我抽倒。

凭我如今的功夫,完全可以躲开这一辫。

可是我没有。

沈长依,你在骗我吗……

她的声音慵懒又惬意,「江铎,你的意思是要朕放弃这个机会,等着不知死活的你,再次出现在朕面前?」

不知死活……

好一个不知死活!

「你知道我说得不是这个。」

沈长依蹙眉想了一会儿,仿佛才想起来什么:「你说若飞?」

她呵呵地笑了起来。

「朕没有毁约啊,皇后的位子不是给你留着呢?」

我面色铁青,自古以来哪有男人做皇后的道理,更何况……就算有了名分又如何,不过是侮辱罢了。

张若飞可以是张大人,而我江铎就只能被叫作江皇后。

「沈长依,我出身名门世家,是几代以来最年轻的状元,任官几载为君主排忧解难,即便被满门抄斩,我也是一名清臣,不是你沈长依的禁脔!」

「你不能因为……我喜欢你。」

我从未哭过,自古言男儿有泪不轻弹。

水灾、旱灾、病灾……我什么没经历过,就连九死一生的斗兽场也不能奈我何。

可如今,情灾难过。

痛不欲生。

12

世人皆知,帝王极宠爱太尉张大人。

不仅许他一座金碧堂皇的宫殿,还允许他随意进出宫,多次留宿于皇帝的寝宫。

坊间传言,沈长依不立后,就是为了张大人。

可惜在今年,这个传言被我打破了。

如同当年破坏她与张若飞的姻缘一般,我被一道圣旨封为了皇后。

而当我的身份流出时,更是受到了天下人的嘲笑。

前朝御史大夫,堂堂清流一派。

如今却被押在后宫。

不仅如此,当人们逐渐扒出我家中那些事时,他们又在说,是我以色待人,迷惑君主。

他们称我为妖后。

我发了疯似的将桌上的喜服与凤冠扫到地上,这一切,便是沈长依许我的一生一世。

宫女们好像想来强迫我穿上这屈辱,被我一双冷到极致的双眼定在了几步之外。

「滚出去。」

我不留情面,即便她们会把这三个字如实告诉沈长依。

窗外落雪纷纷,我忽然想起,当年初遇沈长依时。

彼时我被父亲落在皇宫,找不到回家的路。

宫中亮着光的地方我不敢去,他们说,那是皇帝的妃子。

可是皇帝明明是小孩子,怎么会有妻子呢?

我走不动了,摔在了雪里,挣扎间,我与不远处一双眼睛对上。

一个小女孩蜷缩在门缝里,眼神惶恐地瞪着我。

她问我是不是也是无家可归的小孩。

我苦笑着点点头。

宠妻灭妾,嫡庶不分。

我的人生就像这座皇宫,从未亮起过一盏灯。

或许今晚就要死在这里了。

我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鹅毛大雪盖在我身上,却不觉得冷。

朦胧间,我看见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跑了出来,正用那小小的身体抱着我。

「你是不是饿了?可是我这里没有吃的……不对!你应该很冷,要喝姜汤……可是我也没有……」

她的声音我听不真切,我看见面前有一扇门,我就要跨过去了……

嘴间忽然有了腥甜气味,那扇门不见了。

我又看见了小女孩,她不知从哪划来一个木片,割了手掌喂我喝血。

「娘说了,血是热的,你喝了就不冷了……」

我知道不应该,却还是拼死抓住了这希望。

后来,我知道冷宫里关着一位先帝的小公主。

她无依无靠,和我一样。

于是我开始有意无意地关照她,直到某一天,彻底失去了她的消息。

我的门又关上了十年。

13

新婚之夜,沈长依没有来。

我其实并不想看见她,也无法将她与当年那个善良的小女孩联系在一起。

就这样被冷落了半个月,某天夜里,我忽然被醉醺醺的她弄醒。

她的身体很冷,拼命往我怀里凑。

到最后,竟然开始脱我的衣服。

如同当年那个荒唐的吻,屋内温度忽然身高又落下。

因为她呢喃着唤我「若飞」。

待平息了心火,我沉默地穿好衣服,然后从外面弄了一桶雪,倒在她身上。

沈长依大叫着坐起来。

「酒醒了?」

我丢掉手中的桶,发出“咚”的一声,沈长依脖子缩了一下,面上却未露怯。

「你竟敢捉弄朕。」

「你给我等着!」

我等你的时候多了,你有回来过吗?

我并不在意她的口舌之快,只是没想到,第二天宫女们鱼贯而入。

为首的张若飞趾高气昂,手里端着个碗。

我并未理这些不请自来之客,若是有把刀,我恨不得杀了他。

「按住他。」

他发号完指令,来控制我的不是那些宫女,而是几个凶猛大汉。

他们一个身形有四个我大,我毫无还手之力。

张若飞将手里那碗汤灌入我的嘴中,真是苦涩难咽,到最后他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吐出来,逼着我全部喝了下去。

「……这是什么!」

我咳嗽着,却听他语气轻挑。

「生子药。」

我脑子仿佛断了弦,四个壮汉放开了我后立马扑倒张若飞身上:「你再说一遍,这是什么!」

于是张若飞一字一顿的讲给我听,不仅如此,他还大声喊了好几遍,恨不得让所有人都听见,我此刻有多么可笑。

「是她让你来的?」

「不然呢?」张若飞恶劣地拍拍我的脸,「罪臣之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说到底不过是陛下的一个男宠,你有什么可自视清高?」

后面的话我没听见,我的心好像被千刀万剐,痛的不能复生了。

沈长依,你好狠的心啊。

不过是浇了你一桶雪,你就要这样折辱我。

当年的一切,你都忘了吗?

还是说,根本没在意?

「江大人体谅体谅在下吧,请把手松开,别让旁人以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在下的。」

他大笑着想离去,我此刻已经没了神智,满脑子都是怒火杀意,抽出腰间的软刀,刺进了张若飞心口。

沈长依赶来时,我正想抹脖子自尽,被她一脚踢开手。

「江铎,你又在发什么疯!」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嘴角流出鲜血。

「你敢!」

她忽然发了疯似的向我跑来,一把捏开我的嘴,又扯下我的衣服团成一团塞进我的嘴里。

沈长依似乎在颤抖:「你想寻死……朕不准你死!」

说罢又觉得失态,补了一句:

「若飞要是有什么事,朕一定会刮了你。」

14

三个月后,我的腹部已经开始微微显形。

我整日坐在院中的那颗梨花树下,谁来了都不理。

张若飞没事,因为那天我过于激动,剑偏了。

凶猛的狼王一旦出现失误,狡猾的狐狸一定会来冷嘲热讽。

沈长依和张若飞都是狐狸。

这三个月里,我无数次地想自尽,可只要我妄图这样做,沈长依埋伏在我身边的暗线就会出现阻止。

直到这天,我看见了个熟悉面孔。

是那天从斗兽场出来遇见的掌事宫女,她名叫赵清,跪在我面前,说是答谢救命之恩。

我却有些记不清是什么了,人的记忆总会在岁月中渐渐流失,或许我与这位宫女只是一面之缘。

我依旧没有理人,她却拉住我的手,说她有办法可以放我走。

我眼底闪出微光,忙抓着她,「什么办法?」

赵清道,「近些年来边境匈奴常来犯,张若飞手下一员大将被俘虏,朝中万臣都在求他亲自前去,可惜……」

「沈长依不愿?」

「是他自己不愿。」

我心底生起一阵厌恶,这人挂着个太尉的噱头,竟然什么临阵脱逃。

「你的意思是,我去?」

赵清向我磕了个头,却没起来,我能听见她的声音在哽咽。

「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江大人……」

是啊。

我望着怒气冲冲闯入门的沈长依,百感交集。

只有这一个机会了。

沈长依,一个人想走你是拦不住的。

同样,一个人想死,就算是天神下凡也救不回来。

后宫不是我的委身之所。

宁作天上雁,不为牢中雀。

15

第二天,我收到了赵清的尸体。

我其实并没有什么意外,依沈长依的性子,不杀了她反而会使我害怕。

她将我身边的宫女全换成了仆从,我曾问过她,既然不爱,何必强求。

她却抱着我,依偎在我的怀里。

在外她或许是威震八方的千古女帝,但唯在此刻,她倒真像一位寻常女子。

「朕想吃你做的糕点。」

她将手伸向我的肚子,却牵动了我的神经,被我推到生冷的石板地上。

「忘了。」

我转了个身,却听她在后面喊,「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口口声声说喜欢我,还是说……还是说其实你喜欢的是那个宫女?」

我冷笑,「我只喜欢你……」

看她脸上又生气那得意的神色,我又道,「你早就知道我是十年前的男孩了吧?」

沈长依面色一僵。

「从你第一次吃我给你的糕点,还是每个月送入你宫中的梨花膏?」

「当年喂血之恩没齿难忘,一直到成年后的心悸,我从未忘过你。」

「可你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女孩了。」

当年的小女孩,即便是在冷宫那种地方,也依旧怀着一颗慈悲之心,献血救人。

沈长依趴在地上,捂着胸口,「那你要我怎么办?你可知被扔入斗兽场是什么滋味?是……我承认,我变了,我变得更有野心了……」

「这不好吗?」

她忽然过来抱住我,「我送你去斗兽场,你不是愿意的吗?我当年可是救了你啊……你为我出生入死一趟怎么了?生个孩子怎么了!」

「张若飞他爹是前朝太尉,手握军权,是,起初我将他当成了你,后来我意识到那家伙是冒名顶替。」

「如今我当上皇帝了啊!你看,多威风啊……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咱们了。」

我蓦地推开她,如今心中已无一点涟漪。

「你说得对,孩子是我们的,你不愿意生,我可以生,但是……」

「你错就错在不该强迫……不该践踏我的尊严……」

「你以为你什么都有了,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张若飞不过是觊觎你的皇位,而我……」

我笑了笑。

「我的妻子在冷宫就已经死去了,连同那年少懵懂的感情,一并消失了。」

16

我一路杀进正在上朝的文武百官面前,张若飞见了我忙指责:「朝中之事,皇后娘娘何故前来干涉?」

文武百官顿时哗然,这里面有见过我还叫我一声江大人的、也有新入职当我是男宠的……我不去理会那些声音,只盯着高座之上的人。

「你来干什么?」

「臣前来请旨,出征北境,迎战匈奴。」

「荒唐!你是受了那个女人的蛊惑!」

沈长依毫无风度地拍案而起,殿中人尽数下跪。

我面色不改:「皇上,张大人与臣之间,必须去一个。」

张若飞面色闪过一瞬间不自然,他声音很低,「开什么玩笑……哪有主将亲自出马的道理!」

「皇上,将士们现无将领,犹如一盘散沙,此时必须要一位位高权重的人去稳定局面,否则军心溃散,我朝将在茫茫历史中……覆灭。」

好在有几个明事理的老臣听了我的话也觉得甚有道理,帮着我去逼迫沈长依做决定。

沈长依犹豫地看了眼张若飞,他现在手握重权,放虎出山无疑养虎为患。

我知道,沈长依不会放他走的,这一趟我去定了。

当我踏上远去战场的路时,忽然想起临行前,沈长依问我:

「还会回来吗?」

我没有回答,只给了她一盒香膏。

18

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吧。

边关三个月,我带领士兵们乘胜追击,已经砍去匈奴大半势力。

我在军中与下属们把酒言欢,他们不计较我的身份以及怀有身孕。

在军营中,有智慧,有谋略,就会受到拥戴。

有那么几个瞬间,我好像回到了当年刚入朝为官时。

那时常有人问我,我的理想是什么。

我当时年少轻狂,意气风发。

我说。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却也藏有私心,面对调侃,我只会眼含微光。

为了让我的妻子拥有一个永恒的夏天。

那里没有冰雪,不会吃不饱。

会有一个人全心全意地对她好。

「那现在这个愿望实现了吗?」

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小兵忽然问我,我从美好的幻想中抽身,摇了摇头。

「她死了。」

小兵瘪了瘪嘴,醉晕了过去。

回到营帐,桌上放着一封来自皇城的信。

这几个月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有人来给我送信,沈长依在心中不会说什么。

无非是一些警告之语。

都这个时候了,她连一句爱都羞于出口。

我如往常般,粗略过了一遍后将信烧了。

火舌摇曳间,爱恨泯灭。

半月后,我们的战局迎来巨大变化,有一股第三方势力忽然加入,将我们与匈奴打得措手不及。

我腹中胀得厉害,已经无法坐在马上,只能远远地坐在营车中观看局势。

我发现我能听懂他们的语言。

我心中忽生一计,不顾他人劝阻,骑上马奔扑战场。

敌方男子见了我的肚子微微一愣,我却直接出剑开战。

打斗间,我能感觉到男子有意无意地避开我的肚子。

我想,他是个心善之人。

于是在大刀劈来之时,我因力气耗尽而无法躲开。

「你……」

我笑了,那扇门时隔二十年,终于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有劳将军,千里迢迢赶来,救我国家于水深火热。」

他是先皇派遣驻扎在大漠的将军,因为我看见了熟悉的旗帜,并且在打斗中,他只是打伤了我方士兵,并没有下杀手。

如此,倒也行

也行……

如今的皇宫四分五裂,外戚专政,就算没有战争,也存在不了多久。

我缓缓踏入那扇门,恍惚间,沈长依好像过来叫我,我却没有像往常一般回头。

「过往种种,罪业相互抵消。」

「来世也莫要再见了。」

当日我送给她的那香膏,实为香消玉损。

沈长依,你真傻啊。

你杀死了这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往后余生,我诅咒你孤寡一生。

于我而言,死在战场上,也算是完成了儿时的心愿。

如此一来,我终于可以了无牵挂地越过这扇门。

门那边有鹰花鸟雀,有自由自在的人间。

可惜了肚子里的孩子,这么不幸投胎到了我的身上。



别像你爹娘一般,活得这么不自在。

黄泉河畔,奈何桥边。

梨花不复,沙华怒放。

远在皇城的女帝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在沙漠大军逼宫的最后一刻,一刀了解了自己的性命。

据说到最后,她手里还握着那盒香膏。

小说《女帝之凉宫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最新小说

  • 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
    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

    分类:古代言情

    《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苏凡林书豪,《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她很自然地挽着苏凡的胳膊,就要朝晚宴大厅走去。“走吧!苏凡哥哥,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男伴!”苏凡白了她一眼,微笑说道:“哎?我答应你了吗?”“哎呦,不要给我难堪啦!要不然我又要被姐姐们嘲笑了!”众所周知,卡戴珊家族的派对,就是斗艳炫夫的修罗场。姐妹们看似和和睦睦,实际上各有心机,不仅仅互相攀比美貌,而...

    小说详情
  • 医倾天下:将门嫡女无敌
    医倾天下:将门嫡女无敌

    分类:古代言情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天无限”创作的《医倾天下:将门嫡女无敌》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沐昭昭当机立断,决定将计就计。待二皇子进入房间后,沐昭昭用空间中的麻醉剂偷袭了燕黛璇。随后,她默默计算好时间,把燕黛璇也送进了房间,不多时,房间里便传来少儿不宜的声音。之后,她便翻墙出去,原本打算找个倒霉蛋打—架,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

    小说详情
  • 废柴小姐成长后,灵兽们都沸腾了
    废柴小姐成长后,灵兽们都沸腾了

    分类:古代言情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废柴小姐成长后,灵兽们都沸腾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云山的云”大大创作,沐云谢成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吃撑了?要我帮你揉揉吗?”沐云看它这副不想动弹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她看见小狐狸主动的伸出自己的爪爪想要抱她,她也直接伸手把小狐狸弄到了自己腿上,然后轻轻的替它揉着肚子。绒绒享受着沐云的按摩,沐云也十分享受小狐狸的肚子的软乎乎的触感,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摸—辈子!只可惜……她虽然自带亲和灵兽的异能,...

    小说详情
  • 穿越指南:摄政王他太会撩
    穿越指南:摄政王他太会撩

    分类:古代言情

    叫做《穿越指南:摄政王他太会撩》的小说,是作者“萧雨兮兮”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苏落雪玄墨胤,内容详情为:梅香开始还不自在,可架不住好吃啊,不一会也吃的没了样子。萧洛白在一旁看着这主仆二人的吃相,倒越发喜欢苏落雪了。没有那些小姐的矫揉造作,性格洒脱,自然真实,哪怕只和她相处了两次,他也相信她,欣赏她。“那个,苏小姐,慢点,喝点汤吧,不够在点就是...

    小说详情
  • 武道太卷?不慌!我有系统加身
    武道太卷?不慌!我有系统加身

    分类:古代言情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武道太卷?不慌!我有系统加身》,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李云张楚,故事精彩剧情为:李云闻声望去,看到了十几双充满愠怒的眼睛出声的乃是一位唇红齿白的少年,一看就是出身不凡,颇有几分公子哥的气质他叫古云争,跟李云一样,都是壬95院的外门弟子,论起来可以说是李云的同窗此人家中据说颇有家资,入门时检查资质更是高达一品可以说是壬95院中少数几位资质最顶尖的人物,连传武执事都称赞他未来不可限量,将其定为壬95院的首席短短的一个月,他身边便聚集了不少人,隐隐约约以他马首是瞻而古云...

    小说详情
  • 一睁眼,我被顶级大佬缠上了
    一睁眼,我被顶级大佬缠上了

    分类:古代言情

    小说《一睁眼,我被顶级大佬缠上了》是作者“桑榆未晚”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南乔薄擎洲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好孩子,我早上让红姨给你炖了阿胶,你身子骨弱,要多补补。”“嗯,我知道的。”吃过早饭,南乔陪着老爷子在院子里散步。转眼到了十—点半,爷孙俩这才出发,前往定好的餐馆...

    小说详情
  • 酒后乌龙!与顶头上司的不期而遇
    酒后乌龙!与顶头上司的不期而遇

    分类:古代言情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酒后乌龙!与顶头上司的不期而遇》,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宋熙妍终于开口,声音有些颤抖墨璟轩静静地站在门口,—语不发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宋熙妍身上所穿的性感吊带睡衣所吸引,眼神中多了几分深邃与热烈那款式贴身的睡衣将她曼妙的身姿勾勒得淋漓尽致,微微透出的肌肤在灯光下更显白皙细腻,让人无法移开目光湿漉漉的发丝随意地散落在她的肩膀上,为她的容颜增添了几分慵懒与妩媚他的眼神在这—刻变得深邃起来目光在她身上流连,从她的锁骨到纤...

    小说详情
  • 再次见面,前男友他发达了
    再次见面,前男友他发达了

    分类:古代言情

    小说叫做《再次见面,前男友他发达了》是“一知鸭”的小说。内容精选:上一次碰瓷人家方颖,现在又来碰瓷我们郁寒。烦不烦人啊。][本来就是糊咖,借助了《上神》有了一点儿知名度,就开始各种蹭流量是吧?这样真的很招人厌啊。][烦死云念加一,CP粉给我滚出去,看清楚主场...

    小说详情
  • 穿越三年,我靠签到成为紫袍天师
    穿越三年,我靠签到成为紫袍天师

    分类:古代言情

    《穿越三年,我靠签到成为紫袍天师》是作者 “往事如烟火”的倾心著作,苏寒苏小鱼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宗门绝学外流,这绝对是动摇宗门根基的天大事情!先废了他—身修为,然后刑讯逼问,必要的话彻底灭杀,绝对不能宗门神通被—个外人流露出去轰——杀心大起的圆灭法师,脚下猛然—顿,那金色佛像虚影顿时光芒大盛,巨拳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朝苏寒狠狠砸落而来苏寒同样脚下—顿,身上金色佛像也绽放出璀璨的光芒轰——圆灭法师这—拳落下,苏寒的金色佛像只是微微—颤,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伤,反倒是圆灭法师猛然—颤,整...

    小说详情
  • 东宫:一见终生负
    东宫:一见终生负

    分类:古代言情

    “竹枝鹤”的《东宫:一见终生负》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言让,不要来,不要为我做傻事。我不值得,不值得啊。赵远霁也听见了。他目光如寒,示意身旁的侍卫拦住,暗自加快了行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