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小说推荐 > 裴清清

更新时间: 2024-04-16 22:35:47

裴清清

裴清清 许锗 著

许锗裴黎

以小说推荐为叙事背景的小说《裴清清》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许锗”大大创作,许锗裴黎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见许锗是自己的奴才却没有帮着自己说话,裴黎脸上更加难看,甩起手中的鞭子欲想打下去。却被姗姗来迟的表哥给阻止了。她这样一闹,不仅是她就连裴府的公子小姐也会受到其他人的厌恶,更别说现如今他们已经到了该出嫁娶妻的年纪,这若是闹大了还有哪家公子小姐看得上裴府中人。所以她在表哥的说教下这才收手气冲冲的回了府...

精彩章节试读:


裴黎被气的脸色通红,刚想发作就把目光对准了我。

「姐姐能够证明自己与这奴才没有关系吗?你们让她证明啊!她平日里最喜欢接触这种下人,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与那奴才有什么!」

我开口:「这许锗再如何说还不是你手下的人,在京手谁人不知你的东西别人休想动半分,平日里我接触的人都是些穷苦之人,难道人善就应该被人欺吗?

妹妹竟然这般断定我就是与他有什么关系,你不妨拿出点证据来啊!」

她自然不会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与许锗有任何关系,毕竟我左右之前不过是见过许锗几次,那几次也无非是劝她不要这样对待下人,还给了许锗些许的草药罢了。

可那些草药早被她不是扔了就是烧了,怎么可能会有证据。

见自己确实也拿不出任何证据,裴黎吃瘪却还是不肯善罢甘休。

又踢了踢地上的许锗:「你说你与裴清清究竟有没有关系!」

她这句话咬字咬得很重,明眼人都听出来她是想威胁许锗让他亲口承认。

还不等许锗开口,我便先打断了他。

「如若你敢撒谎我今日必一剑把你刺死在这里,左右我有金丝衔弓,也死不了!」

许锗那么惜命,他当然听得懂这句话,在大家的注视之下他这才吞吞吐吐的开口。

「我与裴大小姐无任何关系,甚至都没有见过面,今日之事是我想让大小姐救我,这才出此下策无意喊了大小姐几声。」

见许锗是自己的奴才却没有帮着自己说话,裴黎脸上更加难看,甩起手中的鞭子欲想打下去。

却被姗姗来迟的表哥给阻止了。

她这样一闹,不仅是她就连裴府的公子小姐也会受到其他人的厌恶,更别说现如今他们已经到了该出嫁娶妻的年纪,这若是闹大了还有哪家公子小姐看得上裴府中人。

所以她在表哥的说教下这才收手气冲冲的回了府。

——3

回到府中没几日,京城中的流言蜚语已传至姨娘和其他婶婶耳中。

起初姨娘并无在意,直到这件事情基本上家喻户晓她才开始慌了,满京城的人都知道裴黎刁蛮任性,仗着自己是裴府小姐便对下人作威作福,以此威胁奴才诋毁自家姐姐的名声。

那宴会中虽然表面是赏花宴,可实际上各家公子小姐那个不是在悄悄地相看,这闹得那么一出,传出去大家自然也相信流言并非空穴来风。

这件事情闹得很大,又刚好被将军府的主母知道,说什么也不待见裴黎了,先前那主母还想着让自己的儿子与裴黎二人见面了解彼此。

这件事情被姨娘和父亲特别重视,毕竟那可是将军府啊,只是没想到打脸来的如此之快,这才两月不到人家就直接开口说二人不合适,将军府会另寻良媳。

只短短几日,府中其他小姐便开始担惊受怕被看上的良婿说不合适,所以都在府中闹,让姨娘赶紧把裴黎嫁出去。

可别一个人害了府中的其他公子小姐。

婶婶直接找上门来开门见山。

「不是我说,这裴黎如今的名声扫地,大家都对裴府的女眷们避而远之,你还是赶紧想想办法让她赶紧嫁了算了,最好嫁的远远的。」

姨娘受不了大家的指责再加上她本来还是妾室,如今就像上热锅上的蚂蚁。

可闹出这种事情,她又怎么好给裴黎找到一门好亲事呢,无奈只好把裴黎给关了禁闭。

自己则是天天在父亲面上提及此事,让他在朝中多结交更多朋友,给自己的女儿尽量找一个好的选择。

而这种事情她却算计不到我的头上来,毕竟我可是从小就被永王夫人点的永王府的夫人,也因为有这层关系,她也拿我没有办法,毕竟我一旦嫁入永王府成为王妃,就与她们彻底天差地别了。

如果不是因为裴黎的丑闻和大家的各种抵制,她不会轻易让自己的女儿嫁的不好,可现如今的确找不到人来做这个大冤种。

而裴黎这段时间被关禁闭的日子可不好过,她不但被关了禁闭连月供都被府中其他舅舅婶婶弹劾了直接减少了一半。

她的性格本就阴晴不定,于是便对府中的下人更加变本加厉的惩罚,当然这其中除了许锗。

——4

后院的小屋之中,裴黎身着一身蓝色上好的绫罗锦缎坐倚靠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呵斥着许锗。

「真是条吃里扒外的狗,即然是本小姐的狗就得时时刻刻向着本小姐,你倒好,先是当着大家的面说与裴清清没关系,然后又威胁母亲你要将我们以前的事告诉世人!我看你就是胆肥了!」

说完从目光阴狠的看着靠在墙边的许锗。

「说!这件事情你究竟还告诉了谁!那件绣着我名字的肚兜你究竟放在何处!」

许锗没有做出太多的反应,而是耷拉着身体无动于衷,眼色玩味般看着裴黎。

他们早在之前就认识,那时许锗还是远近闻名的京城第一才子,而裴黎也时常仰慕着他,只是心高气傲的许锗怎么会看上裴黎。

于是在一次意外中,裴黎听说丞相要给许锗准备觅良媳之事,恰逢当时户部侍郎的女儿王珺正出名,又与裴黎不对付。

于是在一众人前往寺庙上香时,她给许锗下了药,然后把人引到偏寺中二人行了男女之事。

那时她以为只要这样那她就会如愿嫁给许锗,却没想到事发不过三日,丞相府因涉嫌与敌国暗中交易于是满门抄斩,但皇上念在旧情份上留下了许锗。

见过了许锗风光无限的模样,如今沦落到这番裴黎对他再没了从前的仰慕,取而代之的低贱和配不上她。

可许锗竟然留了一手,当日二人做完后裴黎匆匆离去,但是许锗却留下了绣有她闺名的肚兜,如果这件事情被人发现那她真的就彻底名声臭了。

更别说她还怀揣有嫁入有势力人家的梦,如今许锗拿这个威胁了姨娘和她,二人只好对他基本上有求必应,只是没想到他竟如此过分。

见许锗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裴黎这才软了自己的性子。

「你若是说出那肚兜在何处,本小姐愿意再多给你些甜头,还可以放了你。」

许锗终于有了反应:「什么甜头,说来听听?」

裴黎见他终于开口,于是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

「你想如何,本小姐都可以答应你,不过本小姐得先得到肚兜。」

许锗轻轻挑眉,视线炙热的落在她的身上。

「之前迷迷糊糊之间就结束了,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上一次你不是执着于让我褪去衣物吗?」

「你什么意思?」裴黎听的耳朵都红了,更多的是羞涩和不甘心。

「那我不得先看看裴小姐愿不愿意真的可以帮我做事?你现在在我面前褪去衣物,我便可考虑告诉你肚兜的下落,如若不然...」

说着他的眼睛朝着外面转了转,裴黎被这举动吓到了,她不甘心的揪紧了袖口。

「算你狠!」

半晌她才慢慢的褪去自己的衣服,一件又一件,许锗就只是看着,没有任何反应,见他还不让自己停下来,裴黎一狠心直接褪去了所有的衣物,只剩下单薄的一层内纱。

若隐若现的身体展现在许锗面前,她面红耳赤,见许锗还没有反应她彻底怒了。

「你还要如何许锗!这些已经够过分了!你还想怎么样!」

说完她的眼泪就一颗一颗的从脸上掉落。

许锗终究是不忍心继续下去,上前捡起一件外衣随意披在她的身上遮住了身体。

她心下一喜,还以为许锗终究还是心中有她,舍不得她落泪,可是下一秒许锗的话就让她的脸白了又青。

「还以为当天晚上我错过了什么,如今看来与外面那些风尘女子不过一致。」

「许锗!」

她裴黎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所以立刻就爆发了出来,可是看着眼前的许锗她还是有些许的害怕,他的眼神太过冰冷阴沉。

在门外听着这些的我也意识到时机差不多了,看着附近亮出的一点点火星,我放声大喊。

「着火了,着火了,快来人啊,快来人!」

我这一喊让府中的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纷纷打着水朝这这边跑来。

屋内的二人来不及躲避,裴黎的衣服繁杂,怎么可能一会儿就轻易穿好。

所以当众人闯进小屋之中时,大家都傻眼了。

尤其是姨娘和父亲那张脸,黑的像抹了好层煤灰。

「今天这件事情谁敢传出去,就别怪自己的脑袋搬家!」

姨娘和父亲带着裴黎一脸阴沉的离开,大家相继离开后,只剩下许锗。

见大家散去后,我从后门进来,一把火丢了进去,让本来就受伤的许锗伤上加火,尽管从小屋中逃出来,但是手臂上留下大块的疤痕。

看见他捂着脸痛苦的逃出来我才一脸笑意慢悠悠的离开。

——5

本来名声就岌岌可危的裴黎如今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以后的婚事更加困难。

而且我怎么可能不会把这件事情往外面传呢,于是不到一日城中人便知裴府二小姐与自己的奴才厮混在一起被当场捉奸。

这一传直接让裴黎钉死了,还闹到了皇上口中。

皇上得知那奴才竟是许锗,于是大怒直接给二人赐婚。

裴黎得知此事后半月没有出过门,天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说什么也不想嫁给许锗,可是这是皇命,违不得。

就连此刻她都觉得是我让她变成这样,所以故意让碧青在我的茶水中下药,想把我拉出府丢给街上的乞丐。

若不是我对碧青长了八百个心眼子,自从重生以来她给我送的茶水饭点我都会检查。

结果这一检查就查到这茶中被下药了,下了迷魂香,她这是想拉我一起下水。

前世我陪伴许锗读书恢复时她便是这般诋毁我,说我与奴才厮混,传得满城皆知,如今鞭子打到自己身上,她虽然觉得痛却一样不肯放过我。

想到上一世她在耳边说的话:「自甘堕落的蠢货,你就活该与这贱奴锁死一生!」

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趁着碧青不注意把两杯茶调换了。

碧青早怕我不信任她,所以她还特意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当着我的面喝下。

「小姐,碧青知晓小姐心中的疑虑,自然会多对他们送来的茶水亲自检查,诺你看,这茶没事。」

我打量了她一番,然后笑出了声,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碧青在见我喝下茶后,便出去了,我知道她这是去报信了,只是过一会晕的人可不是我。

终于这一刻钟之后小翠在她的屋中发现了已经晕过去的她。

我将计就计,直接把她套上我的衣物,然后拿麻袋把头套住把她捆到了偏远的屋中。

果然到后半夜,裴黎就起来说发现我不在屋中,自己又恰逢听见我说自己想去放纵一番。

于是在大厅中把府中的人全部都叫醒了,在父亲的询问中她信誓旦旦的保证我如今就在城中的乞丐窝内,我与那些乞丐厮混不堪。

于是众人气冲冲的就想去抓我的奸,没想到这时我从大门中走了出来。

裴黎在见到我的那一刻,惊的合不拢嘴。

「你...你为何会出现在这...你不是...」

我一步一步的逼近她。

「我为何不能出现在这?这大晚上的你搞出那么多动静,不就是想让大家醒来吗?我不是怎么?我不是应该出现在你说的那个乞丐窝吗?」

大家见事情不对都赶紧上前询问究竟发生了何事。

「想必大家也猜到了什么,裴黎搞出那么大动静,想必是做足了准备让大家好看我在乞丐窝中被欺辱是吧?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现在我不正好端端的从屋中出来吗?怎么?难不成你真的陷害了谁丢进了乞丐窝?这人我一定得亲自看看呢!」

听我一说,舅舅婶婶们也当即明白了,父亲生气拽着姨娘和大家就一同前往了裴黎所说的乞丐窝。

一路上裴黎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就差把我就是指使者几个字写在脸上。

还没有靠近那茅草屋,就听见了里面传来的污秽之声。

「里面何人!」

一声下去,把里面的人都吓得跑了出去,等大家进去一看,碧青正一脸餍足又迷糊的趴在地上。

裴黎被这个场面吓的不轻,家仆一桶水浇在碧青身上,她这才彻底清醒过来。

见自己如此她吓得尖叫起来,慌乱的把衣服盖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嘴唇因为害怕止不住的颤抖。

「老爷,夫人,小姐,碧青该死,碧青是被人陷害的,碧青是被人陷害,明明在这里的不应该是我,不应该是我的...」

我走上前,打量着她然后开口。

「说,这些是谁指使的!你是我的丫鬟,为何会做出这种苟且之事,你方才说在这里的不该是你,也就是说你们要陷害的另有其人对吗!说!敢撒谎你今日就会死在这里。」

见我动真格的,她吓坏了,可是她一个字都不敢说出口,毕竟裴黎此刻就在她的眼前。

裴黎也害怕她真的会说出什么,于是先我一步抢走侍卫身上的剑,一剑刺进了碧青的胸口。

直到她彻底死去说不出一句话。

「这种吃里扒外的贱奴就可以处死,更何况她竟做出这种有违常理之事,若是传出去岂不是坏了我裴府的名声,这种人死了就死了!」

看着她终于松口气,我其实挺开心的,毕竟她才是那个杀人凶手,恶人自有恶人磨,她亲自培养的碧青亲手杀死了又何妨。

这件事情最后不了了之,其实大家也基本上看出来裴黎这是想拉我垫背呢,但是又没有亲眼看到点到明面上。

——5

自从上一次许锗与裴黎的事情被发现后,他就被送去了外院,不能再留着裴府。

没想到前段时间他在静安寺中蹲到了太子,然后跪求太子听他讲了自己对南边一带发生的暴动做法。

刚开始太子只是将信将疑的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过几日南方就传来了暴动的信息,在大家束手无策之时他无奈只得用许锗给的办法。

还获得了成功,这一暴动的平乱让太子更得皇上的心,于是许锗也直接比上一世少走几年的仕途之路便一跃成为太子身边的红人。

没过几日许锗便以太子少师的身份重新出现在大家的眼中,从宫中出来当日他一身正装头还带着象征身份的帽子,好不威风,就像是当年的第一才子又回来了。

前世太子本可以坐稳这个位置,那未来的储君之位也是板上钉钉,没想到太子狼子野心想要的更多,竟直接越过皇帝私自对领国发动战争。

他过于急功利切,几万的军队出征后剩下不到千于人,最终大战以失败告终。

皇帝震怒,一气之下废去太子,让四皇子入住东宫。

而许锗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进谏得到皇上的赏识,让他去辅助新太子也就是四皇子。

如今他如此等不及想要早点登上高位于是剑走偏锋去了太子麾下。

只是就算他真的有前世的记忆在身也万不可动了历史的结局,这般急功利切自会自食其果。

太子本就心高气傲的一个人现在立了几件大功便只会变本加厉。

这段时日他的形式作风在朝廷之中早就被众大臣劝诫,他非但不低调行事,反而是故意对进谏他的几个大臣使绊子,由此朝中人人对他敢怒不敢言。

跟在太子身边的许锗当然也是行事高调,得到太子的许可自立门府之日,请了当时嘲笑他的那些人,还有整个裴府。

而作为许锗未过门的准夫人裴黎此刻终于觉得自己可以扬眉吐气,当天就拿出女主人的姿态又是帮忙迎宾,又是对着与她位份相同或者高的小姐冷嘲热讽。

任谁看了都不得不说这一对真真是表里内里都登对!

这其中父亲和姨娘笑得都合不拢嘴,两人谁也没想到前段时日还只是个奴才的许锗现在摇身一变反而成了少师。

于是两人腰都挺的很直,一整天对着那些趋炎附势的人心高气傲的。

我无法待下去,也不想见这一家子虚伪的人作样子,于是便打着出去透气的幌子在院中人少的地方转了转。

直到身后出现一抹身影。

「清清,你是不是也重生了?当时在赏花宴上你没有带我走我就猜到你也重生了,如今你这些行为来看你绝对是重生了对不对?」

我打量了他一番,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

「是又如何?怎么?你这一世真的觉得你还可以拿着我怜悯你的筹码来杀了我吗?」

他顿了一下,然后露出讨好般的笑容。

「清清,上一世我看错人了,我以为黎儿她是我爱的人,后来我才发现你才是我最爱的人,那时我才知道一切都晚了,不过现在好了,我们都重生了也便是有了一世的感情这一世我已功成名就,我马上就可以重新迎娶你。」

听见他的话,我不由的笑了几声,然后手指指了指远处的方向。

「重新迎娶我?那裴黎呢?你不是即将要与她成婚吗?她才是你的平妻吧?」

听完他的脸上变了一瞬,随即又立刻恢复正常。

「清清,我与裴黎只是做做表面样子,我不爱她,她嫁进来也只能算有名无分,我不会宠幸她,你嫁进来我爱你你就算是妾你都是比她幸福的。」

我翻了个白眼,强忍着想一剑刺死他的冲动。

「你说话都不过...」

我话音还未落,裴黎就赶了过了一把挡在许锗的面前,像护崽的母鸡一样生怕我会抢走许锗。

她对着许锗说了几句话之后,许锗便去了前厅,她则切换成冷冰冰的模样,双手环抱着讥讽的看着我。

「怎么?许锗已今时不同往日了你后悔了?后悔没有当时带他走?我告诉你后悔了也没用!皇上已经为我们二人赐婚了,已经没有你任何事了,不久的将来等太子登基我便是身份尊贵的许夫人!」

我只笑笑:「那就祝妹妹你心想事成,你们最好锁死哦。」

说完我一转身翻了个白眼便大步流星的走了。

她真的以为许锗以后还可平步青云继续坐在这个高位?糊涂。

——6

这几日许锗的名声大噪,裴黎自然想赶紧嫁给他,所以三天两头的就跑去找许锗。

许锗见迟迟得不到我的回应,也急了,竟直接来府中找我。

最后被来府中探望我的永王夫人撞见大骂了几句说他吃着锅里的还看着碗里的,就这种身份如何让我给他作配。

于是他气冲冲的离了府。

许是他被刺激到了,这段时日他又是对北部的天灾写策略,又是对日益增多的难民的问题说解决办法。

这一来二去让他与太子在京中得到了许多称赞,人们都说他是差点被埋没的天才。

只有我知道,这些不过是高楼倒塌的前兆罢了。

太子心气高,又好高骛远,现在估计在谋划着如何避开皇帝私自对领国开战,他想在大战打赢后再以此为军功逼皇帝退位,毕竟他等不及了。

可许锗是经历过上一世太子被废的人,他好不容易得来的高位怎么愿意让太子毁了。

所以他想倒戈,让太子成为自己的弃子,自己依旧可以位极人臣,他又把目光放在了四皇子身上。

他想去拉拢四皇子,把太子想的计划全盘拖出,让四皇子保住他的位置,他依然可以仕途顺利。

只是四皇子既然可以忍辱负重那么多年怎么可能吃素的,许锗与太子形影不离的,他今日可因为保全自己选择出卖太子,那明日便可以为了保全自己出卖了四皇子。

而且早在他想去找四皇子时,我早已假用口吻给四皇子写了秘信,他固然会怀疑信中的内容,只是这事来的突然也能给他提一个醒。

毕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于是他暗中让人调查了太子手下的动向还真让他查到了东西,所以在许锗来投奔他时,他也想利用许锗来彻底搬倒太子。

在太子准备出兵的前几日,四皇子就带着太子想私自出兵的证据给皇上看。

许锗在一旁跪着,声声说着自己如何劝说太子。

「回皇上,臣深知自己作为太子少师却不能更好的帮助太子,还差点让太子酿成大错,臣不忍出卖太子,可这却关系到家国大事,臣不得不做此决定。」

句句把太子抛之人前,想让自己从这件事情之中脱去。

皇上在那么多人证物证面前,气得拍案而起,当天就废去太子头衔。

只是他还是太低估了太子的手段,也高估了四皇子对自己信任。

当天夜里四皇子并没有带他离开,而是被带去了被废的太子寝宫。

太子发怒,让底下的人放出许锗出卖主子的事情出去,这下朝廷中的人都不敢与他结识,没有人敢用他。

他被贬去了官职,所有给他的全部收回。

他不甘心自己努力全部被白费,疯了一样的跑两质问我。

「这是不是你害的!我都说了这辈子还会娶你你究竟还要怎样!就算是我杀了你一次,可我不也说后悔了吗?你这毒妇!你这般害我!」

我平静的点点头,嘴角止不住的往上扬。

「我就是要害你啊如何?哦对了,你现在可不能对我做什么,这可是在裴府,况且...」

「况且如何!说啊!」他大声的嘶喊着心底的愤怒。

我让丫鬟掏出了从裴黎远中挖出的药渣递到他眼前。

「况且你这个时候杀了我,那你那尚未出生的孩子呢?」

他面露疑惑看着丫鬟手的药渣,突然感觉头顶一片绿。

咒骂了几句转身就要回府。

他与裴黎是发生过关系不假,可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现在我告诉他裴黎有孕了,他也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

等许锗冲到府内时发现并无裴黎的身影,于是想到了什么径直就往西酒楼去。

果不其然裴黎就在这里,身边还跟着几个男侍从,几个人衣衫不整。

许锗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带走了裴黎。

马车上裴黎怨恨的甩开他的手,眼中恢复了往前的不屑。

「我们还没成婚呢!你为何管我?你如今已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少师了!你只不过是朝廷不要的一条狗!你也配管本小姐!我告诉你你没有身份什么也不是!给我滚!放开我!」

「好!」

听到她说自己是朝廷不要的狗,他彻底恼羞成怒直接从马车上丢下了裴黎。

马车本就在跑着,她此刻还有了身孕,重重的被砸到地上她的下半身立刻就见了红,脸着地所以鼻子被撞歪了,脸上还有其他擦伤,所以整个人看起来极为恐怖。

最后有人把她托回府时,她肚中的孩子已经流了,而且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有身孕。

当然她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容貌发生了改变,她最引以为傲的相貌现在全部毁了。

她变得不再出门,性格也更加阴晴不定,稍有不如意的地方就对着下人大发雷霆,她的府中不能出现年轻貌美的丫鬟。

而仕途不顺现在身无分文的许锗把算盘重新打到我的头上。

让我去见他最后一面,我当然知道他的意图,只不过这确实是他的最后一面。

茶铺包厢中,他已等候多时,只是一段时间没见他已经消瘦的不行,整个人憔悴了不少,想必这些打击和落差让他过的非常不好。

「清清,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认为我们之间还存在感情,如果你肯帮我重新进入朝廷,我这一世定不负你!如何?」

我嗤笑了出来。

「感情倒没有存在,怨恨倒很多,你莫要再白日做梦了!」

见我不为所动,他也恼怒了。

「你什么意思裴清清!你要知道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两次!我是不顺,可你认为我能让你幸福的活着吗!我就算死也得把你带走!」

只那一刹那他就准备拔身边的剑,只是下一刻。

几个黑衣人便冲了进来按住了他。

「永恒殿下...你...怎么来了。」

看见最后走进来的是永王府长公子他开始慌了,眼神止不住的躲闪,然后又用余光瞥我。

「怎么?本王若是不来你岂不是早就害了裴府大小姐,而且今日来不仅仅是为了这件事。」

「殿下的意思是?」

永恒殿下看了他一眼:「我们已经找到当年丞相府确实与外敌勾结的证据,当年皇上念在旧情这才放你一马,却不想这段时间你竟然敢教唆太子还想巴结四皇子,实在愚蠢!你做这些就是为了完成你爹的遗愿,继续勾结外敌是吧!来啊!带走!」

这些话把他听的云里雾里的,他不知道这些事情他如何会扯到他故意教唆太子和外敌勾结的,可是现在哪里又有他能说话的份呢。

就像当年我被污蔑和他早有一腿的时候,我连说话的机会的都没有,现在屎盆子也扣到他身上,让他好好体会我的感受。

太子作为皇帝亲自挑选的皇子又得这些年的栽培,如今说废就废真传出去坏的还是皇家的脸面,倒不如把这个罪名盖在许锗身上,也好让世人觉得皇上才是深明大义之人。

许锗被关押的几日后,我用了几两银子买通了狱卒去看许锗。

他脸色发青,眸子猩红的望着我。

「你究竟还想做什么!这一切都是你害的裴清清!你该死!你才是该死的人!我被污蔑定是你从中作梗!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我要告诉他,我根本没有做过这一切,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你在害我...」

我不气反笑。

「这你就觉得受不了?怎么?这一切是我做的又如何?我就是在害你,你有本事去告诉皇上啊!你见得到皇上吗你!还敢大言不惭!记住这些都是你欠我的!你就得还!」

不再听他的咒骂和嘶喊,我转身就离开。

再次见到他是他被关押着去刑场的路上。

一向骄傲的他,在这一刻羞愧到了极点,他极力的遮掩自己的脸。

任凭路边的百姓如何拿菜叶子鸡蛋壳扔他,他也不想露出自己的脸。

只是他的余光扫到我时,他激动得不行,双手尽管被拷着也拼了命挣扎着想冲上来掐死我。

我从腰间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剑,给底下的几个人使了眼色,现场马上混乱不堪,在没有狱卒注意之下,我靠近了许锗。

不等他多言直接从腰间拿出早就准备的剑,一剑刺进他的胸口。

看着鲜血顺着流到剑柄处我这才满意。

等狱卒反应过来时我已经先认罪,左右我手中还有金丝衔弓,杀了他治不了我的罪!

「许锗,欠人的总要还的,杀死你的这把剑正是你杀死我那把。」

裴黎自从脸毁容后便开始疯疯癫癫的,发起疯来连姨娘都咬,她还把姨娘的脸抓了好几个疤。

可是姨娘是她亲娘啊,哪里能割舍她呢,只能天天受着,不是被打就是被咬。

也好,让她们继续互相折磨下去。

上辈子没有过的美好生活,。

小说《裴清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最新小说

  • 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
    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

    分类:古代言情

    《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苏凡林书豪,《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她很自然地挽着苏凡的胳膊,就要朝晚宴大厅走去。“走吧!苏凡哥哥,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男伴!”苏凡白了她一眼,微笑说道:“哎?我答应你了吗?”“哎呦,不要给我难堪啦!要不然我又要被姐姐们嘲笑了!”众所周知,卡戴珊家族的派对,就是斗艳炫夫的修罗场。姐妹们看似和和睦睦,实际上各有心机,不仅仅互相攀比美貌,而...

    小说详情
  • 医倾天下:将门嫡女无敌
    医倾天下:将门嫡女无敌

    分类:古代言情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天无限”创作的《医倾天下:将门嫡女无敌》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沐昭昭当机立断,决定将计就计。待二皇子进入房间后,沐昭昭用空间中的麻醉剂偷袭了燕黛璇。随后,她默默计算好时间,把燕黛璇也送进了房间,不多时,房间里便传来少儿不宜的声音。之后,她便翻墙出去,原本打算找个倒霉蛋打—架,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

    小说详情
  • 废柴小姐成长后,灵兽们都沸腾了
    废柴小姐成长后,灵兽们都沸腾了

    分类:古代言情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废柴小姐成长后,灵兽们都沸腾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云山的云”大大创作,沐云谢成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吃撑了?要我帮你揉揉吗?”沐云看它这副不想动弹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她看见小狐狸主动的伸出自己的爪爪想要抱她,她也直接伸手把小狐狸弄到了自己腿上,然后轻轻的替它揉着肚子。绒绒享受着沐云的按摩,沐云也十分享受小狐狸的肚子的软乎乎的触感,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摸—辈子!只可惜……她虽然自带亲和灵兽的异能,...

    小说详情
  • 穿越指南:摄政王他太会撩
    穿越指南:摄政王他太会撩

    分类:古代言情

    叫做《穿越指南:摄政王他太会撩》的小说,是作者“萧雨兮兮”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苏落雪玄墨胤,内容详情为:梅香开始还不自在,可架不住好吃啊,不一会也吃的没了样子。萧洛白在一旁看着这主仆二人的吃相,倒越发喜欢苏落雪了。没有那些小姐的矫揉造作,性格洒脱,自然真实,哪怕只和她相处了两次,他也相信她,欣赏她。“那个,苏小姐,慢点,喝点汤吧,不够在点就是...

    小说详情
  • 武道太卷?不慌!我有系统加身
    武道太卷?不慌!我有系统加身

    分类:古代言情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武道太卷?不慌!我有系统加身》,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李云张楚,故事精彩剧情为:李云闻声望去,看到了十几双充满愠怒的眼睛出声的乃是一位唇红齿白的少年,一看就是出身不凡,颇有几分公子哥的气质他叫古云争,跟李云一样,都是壬95院的外门弟子,论起来可以说是李云的同窗此人家中据说颇有家资,入门时检查资质更是高达一品可以说是壬95院中少数几位资质最顶尖的人物,连传武执事都称赞他未来不可限量,将其定为壬95院的首席短短的一个月,他身边便聚集了不少人,隐隐约约以他马首是瞻而古云...

    小说详情
  • 一睁眼,我被顶级大佬缠上了
    一睁眼,我被顶级大佬缠上了

    分类:古代言情

    小说《一睁眼,我被顶级大佬缠上了》是作者“桑榆未晚”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南乔薄擎洲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好孩子,我早上让红姨给你炖了阿胶,你身子骨弱,要多补补。”“嗯,我知道的。”吃过早饭,南乔陪着老爷子在院子里散步。转眼到了十—点半,爷孙俩这才出发,前往定好的餐馆...

    小说详情
  • 酒后乌龙!与顶头上司的不期而遇
    酒后乌龙!与顶头上司的不期而遇

    分类:古代言情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酒后乌龙!与顶头上司的不期而遇》,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宋熙妍终于开口,声音有些颤抖墨璟轩静静地站在门口,—语不发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宋熙妍身上所穿的性感吊带睡衣所吸引,眼神中多了几分深邃与热烈那款式贴身的睡衣将她曼妙的身姿勾勒得淋漓尽致,微微透出的肌肤在灯光下更显白皙细腻,让人无法移开目光湿漉漉的发丝随意地散落在她的肩膀上,为她的容颜增添了几分慵懒与妩媚他的眼神在这—刻变得深邃起来目光在她身上流连,从她的锁骨到纤...

    小说详情
  • 再次见面,前男友他发达了
    再次见面,前男友他发达了

    分类:古代言情

    小说叫做《再次见面,前男友他发达了》是“一知鸭”的小说。内容精选:上一次碰瓷人家方颖,现在又来碰瓷我们郁寒。烦不烦人啊。][本来就是糊咖,借助了《上神》有了一点儿知名度,就开始各种蹭流量是吧?这样真的很招人厌啊。][烦死云念加一,CP粉给我滚出去,看清楚主场...

    小说详情
  • 穿越三年,我靠签到成为紫袍天师
    穿越三年,我靠签到成为紫袍天师

    分类:古代言情

    《穿越三年,我靠签到成为紫袍天师》是作者 “往事如烟火”的倾心著作,苏寒苏小鱼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宗门绝学外流,这绝对是动摇宗门根基的天大事情!先废了他—身修为,然后刑讯逼问,必要的话彻底灭杀,绝对不能宗门神通被—个外人流露出去轰——杀心大起的圆灭法师,脚下猛然—顿,那金色佛像虚影顿时光芒大盛,巨拳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朝苏寒狠狠砸落而来苏寒同样脚下—顿,身上金色佛像也绽放出璀璨的光芒轰——圆灭法师这—拳落下,苏寒的金色佛像只是微微—颤,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伤,反倒是圆灭法师猛然—颤,整...

    小说详情
  • 东宫:一见终生负
    东宫:一见终生负

    分类:古代言情

    “竹枝鹤”的《东宫:一见终生负》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言让,不要来,不要为我做傻事。我不值得,不值得啊。赵远霁也听见了。他目光如寒,示意身旁的侍卫拦住,暗自加快了行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