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小说推荐 > 老公把儿子的心脏捐给了青梅女儿

更新时间: 2024-04-16 22:38:57

老公把儿子的心脏捐给了青梅女儿

老公把儿子的心脏捐给了青梅女儿 方驰 著

方驰小乐

主角是方驰小乐的小说推荐《老公把儿子的心脏捐给了青梅女儿》,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小说推荐,作者“方驰”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嘶啦一声,我的衣服被扯开来,整个肩头一凉。「哎哟卧槽,给老子吓得都软了。」那男人大概是看到了我肩背上的伤,吓得有赶紧盖上了我的衣服。「别胡来,这单没钱赚,老大说最近风声紧,咱小心点...

精彩章节试读:


6.

我被堵住了嘴、蒙上了眼睛、捆住了手和腿扔在冰冷的地面上。

「不好意思啊,姜女士,得委屈你几天了。」

我想说要多少钱,我给。

不能把我困在这里,我儿子还在医院需要人照顾。

可是我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

「老大,这姑娘脸挺正的。」

一个油滑猥琐的声音凑到了耳边。

紧接着,粗糙的手指就顺着我的脖子滑向锁骨。

那粗粝的触感,让我不禁颤抖了起来。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我想叫却叫不出声。

嘶啦一声,我的衣服被扯开来,整个肩头一凉。

「哎哟卧槽,给老子吓得都软了。」

那男人大概是看到了我肩背上的伤,吓得有赶紧盖上了我的衣服。

「别胡来,这单没钱赚,老大说最近风声紧,咱小心点。」

我心里一凉,这些人把我绑来这里不是为了钱。

如果不是为了钱……我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只是为了困住我,好让方驰同意捐出小乐的心脏。

小乐……我的小乐啊。

妈妈竟然这么无能,没有办法保护你。

我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诶,别哭了,我最怕女人哭了,吵死了。」

说话的人对着我的背踹了两脚,我疼得哆嗦了起来。

不知道在地上躺了多久,被发泄似地踢了多少脚,整个人都麻木了。

可有一瞬间,我感觉一阵风从门缝里挤进了房间。

风里带着一丝白色花朵的甜味。

一阵浓烈的香味过去后,却再也寻不着了。

「小乐……」

就在那一瞬间,我明明蒙着眼罩,却仿佛看到小乐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质短袖。

他回头朝我淡淡地笑了,然后不舍的挥了挥手,离开了房间。

小乐你别走,妈妈还在这里,孩子你要去哪儿呀。

所有的悲伤都堵在嗓子里,憋得喉咙发疼。

我知道,他是来跟我告别的。

他走了。

7.

方驰在我失踪后一天才开始给我打电话。

已关机的提示音让他烦躁不堪。

「方驰哥哥,还没联系上芸姐吗?她不会出事了吧?」

佟欣紧张地试探着方驰。

「孩子也不管不顾,只知道生气任性……她最好是真的出事!」

方驰只顾着生气,全然没有注意到佟欣那淡淡的笑意。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控后,方驰温柔的安慰佟欣。

「我家我做主就行,当年你也救过我一命,小乐就当替爸爸报恩了。」

方驰大笔一挥签完了协议书。

他这一个签名意味着家属放弃了对小乐的治疗,小乐那万分之一醒来的机会被彻底抹掉。

佟欣哭得梨花带雨,投进了方驰的怀中。

手机铃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方驰不耐烦的接起了汤昊的电话。

「方驰,我听说小乐出事了,姜芸还好吗?她电话关机了好久了,她没事吧?」

电话里汤昊焦急的声音让方驰无端的窝火。

「跟你有关系吗?」

「姜芸没来公司也没请假,我担心她会想不开。」

「你搞清楚你的身份,姜芸是我的老婆,轮不到你关心。难道你是担心你的儿子死了?担心你就自己来看啊。」

汤昊被呛得莫名其妙。

「你是脑子有病吗?天天跟别人不清不白的是你,你这么泼姜芸脏水,你对得起她吗?姜芸就不该冒那么大风险从把你从大火里就出来,她连命都差点丢了。」

方驰像被当头泼了一桶冰水一样,愣在了原地。

「你胡说,我的命是欣欣捡回来的……」

尘封的回忆一点点在方驰脑海中闪过,他的嘴唇蠕动了下,却没有发出声音。

「你的脑子真的有病!」

8.

那场大火是我这些年来甩也甩不掉的噩梦。

它留给了我一身可怖的伤疤,也让我和方驰的关系越来越冷当。

我和方驰、佟欣在一个大院里一起长大,那场火灾就发生在大院里。

佟欣比我们小几岁,从小就是方驰的跟屁虫。

情窦初开的年纪,方驰开始嫌佟欣碍事。

经常塞给她五块钱,让她去门口小卖部买三根冰棍回来。

这样一来一回十五分钟,足够我们偷偷摸摸暗生情愫。

后来佟欣长大了,再也不是冰棍能唬得住了。

她开始抗议我们独处,抗议我们谈恋爱,抗议我们结婚。

我也曾建议方驰好好跟佟欣谈谈,把话说开。

他却总说佟欣是小孩子,就是闹着玩。

后来我才明白,方驰其实乐在其中。

有一个喜欢的人在怀,还有一个喜欢自己的人纠缠,对他来讲是一种快乐。

结婚后,我们生了小乐,才搬离了大院。

有天,我接到佟欣的电话,说想要小乐用过的婴儿车,要得还很急。

我只好加完班赶去大院的老房子给佟欣找。

汤昊正巧那天顺路,就开车送我到了大院。

刚进家门,就撞上了冷着脸的方驰。

「你怎么回老屋了?」

回老屋的路上我给方驰打过电话,告诉他汤昊会顺路送我。

电话里他什么都没说,却自己先回了老屋。

「要是我不在,你是不是还要拉他进屋来坐会儿?」

我们没吵几句就闻到了有东西烧焦的味道。

火不知道从哪儿烧起来的,老房子木家具多,不一会儿我和方驰就被浓烟裹住了。

方驰拉着我慌乱的往外逃,全然没看见侧面燃烧的书架摇摇欲坠。

在那火架即将倒塌的一瞬间,我用尽力气把方驰推了出去。

我却被压在了烈焰之下。

那灼烧的痛感席卷了我的背,我抽搐着想爬,却被压得动弹不得。

我看着方驰远去的背影,看他跑向门口惊慌呼救的佟欣。

呛鼻的烟雾很快就让我一阵窒息,失去了意识。

在医院醒过来时,方驰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看到我可怖的伤口,他心疼不已,对我也温和了很多。

难过的时候他抱着我说不管我变成怎么样,他会永远照顾我。

可后来不知为什么,他总说是佟欣拉了他一把,将他带出火海的。

或许巨大的灾难过后,我们的记忆都出现了偏差。

9.

方驰挂了汤昊的电话,一种荒芜感却涌上心头。

他焦躁的在医院的走廊上走来走去,不断的拨打着我的电话。

回应他的却只有冷冰冰的提示音:「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终于,在第五次听到提示音后,他一拳锤在了墙上。

佟欣吓得轻声叫了出来。

「方驰哥哥……你怎么了?你别生芸姐的气了……」

方驰逼近佟欣质问道:「那场大火,是姜芸救了我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看方驰没有放弃的意思,佟欣深吸了口气。

「当时看到你家着火了,我就冲进门把你拉了出来,最后救你出来的是我。」

「那姜芸是怎么受伤的?」

「我没有注意,方驰哥哥,你知道我一直很喜欢你,从开始到现在,当时我只想着要救你,什么都没想就冲进了门,别的我都不记得了。」

佟欣的声音带着哭腔的表白,让方驰的心不由软了下来。

「以后别再说喜欢我了,我一直把你当亲人。」

佟欣红着眼,把下嘴唇咬得发白。

「是,是我不对,我不会再说了,如果让姜芸姐姐误会了,我可以去解释。」

方驰低头看了眼没有任何消息的手机,没有吭声。

再次听到我的消息时,已经是两天后。

「请问是方驰先生吗?我们是青腾市警方,我们在高速公路旁发现一名昏迷中的女子,经过身份确认,怀疑是您的妻子姜芸……」

方驰脸色煞白,青藤市隔我们居住的城市三百多公里。

他终于意识到,我不是跟他闹脾气关机,而是真的出事了。

10.

驱车离开我们居住的城市时,佟欣慌了。

「叮当要做手术了,方驰哥哥,你可不可以陪陪我,我真的很害怕。」

可这一次,方驰没顾得上佟欣。

警察说我疑似受到了拘禁和殴打,情况很无稳定。

方驰才意识到,那个曾经包容他所有任性的三口之家,已经摇摇欲坠了。

「请确认下,这是您的妻子姜芸吗?」

方驰看到盖着素白被子的我,竟然有些不敢靠近。

他掀开被子一角,将我的手握在手里。

手腕上长期捆绑挣扎带来的大片淤青无声的告诉他这几天我遭受了什么。

「路过的司机报警的时候,她应该已经光着脚沿着高速走了很久了。」

我感觉脚微微一热,是方驰握住了我的脚。

走了多久我也不记得了,只记得鞋子也没了,脚底早就磨起了血泡,每走一步都疼得钻心。

「腹部、背部有明显的淤青,疑似被人连续踢打导致。长时间没有进食和饮水,体力不支,导致最后晕倒了。」

警察仍然在跟方驰讲我的情况,我却好想大叫,别说了,别再说了,可我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些绑匪挺操蛋的,连厕所也不让上,发现的时候身上一片污秽。」

一阵安静之后,我感觉滚烫的液滴落在了我的脚背上。

然后是方驰撕心裂肺的哭声。

「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的芸芸……」

「你们一定要治好她,医生,我求求你们,她不能出事,她一定不能出事!」

那哭声在病房里回荡了好久好久,从嚎啕大哭到小声啜泣。

可我只觉得好吵好吵。

「姜芸。」

我知道是方驰伏在我耳边对我说话。

「求求你,醒过来好吗?我真的很爱你,不能没有你。」

如果我能张嘴,我只想让他闭嘴,不许再说爱我。

11.

「还有,这枚项链是她的吗?她一直攥在手里不肯送。」

方驰接过那条项链,一个水滴形的白金坠子,上面刻着Love LeLe,FJ。

一家三口的名字,整整齐齐的刻在上面。

小乐最后一次生气的模样突然出现在方驰眼前。

「还给我,这是爸爸妈妈给我东西,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你不能丢!」

坠子落入水中,小乐一个猛子扎进水底。

他急切的在游泳池底找寻着那条项链。

本以为小乐水性很好很快就能找到那条项链。

可方驰不知道,那条项链卡在了出水口。

小乐潜了十几次去拽那条链子。

可他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力气不够。

直到最后一次,肺里的气全都吐了出去,才勉强将它拔出。

可悲剧已经降临。

方驰怔怔的看着我,不眠不休的陪着我,熬的双眼布满了血丝。

等到第二天汤昊一阵旋风般闯入病房,看到方驰就给他一拳时,方驰都没有反应,瘫坐在了地上。

「方驰你混蛋!你对姜芸做了什么?」

方驰木然的擦掉了鼻血,讥讽道:「怎么?小乐没了,要跟我拼命?」

「你放弃小乐只是因为你怀疑那是我的孩子吗?混蛋,我真的替姜芸不值替小乐不值。姜芸死心塌地跟着你这么多年,你不配!」

话没说完两个人就扭打在一起。

拳拳到肉,很快两个人就都挂了彩。

「你为了让小乐捐献器官,居然绑架姜芸,还把她伤得这么厉害,你真的是禽兽不如。」

重重的一拳落在方驰的眼眶,他的眼睛乌青一片。

「不是我……」

汤昊的话像一根针刺到了方驰麻木的神经,他突然清醒了起来。

「不是我,我不会伤害姜芸……」

「不是的,不会的……」

他喃喃自语,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在极力否认。

「小乐……」

我疲惫的睁开眼睛,急切地想知道,我的小乐到底怎么样了。

这时,警察推门而入。

绑架我的人已经被警方控制住了,虽然主犯还没有落网,但是有一些案情需要跟我们聊聊。

12.

能走动后,我第一时间赶去了小乐的医院。

等待我的只有一个黑乎乎的木盒子。

我知道,小乐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走的时候他找过我,认真的跟我告别过。

我给小乐挑了一块地势比较高的墓地。

在那里,远远的可以看到一片大型儿童乐园。

好可惜,还没有让他痛痛快快的玩够,就让他走了。

这些我都没有方驰,我想,我不会原谅他,小乐也不会。

或许是照顾叮当很忙,我和方驰见得也不多。

没关系,反正家已经散了,见不见又如何呢。

直到我默默收拾好东西搬了出去,方驰才慌慌张张的打电话问我为什么走了。

我没有解释,只是约他见面谈谈离婚的事情。

直到方驰坐在我面前,陷入了咖啡馆的沙发中,我才发现,他瘦得有些脱相。

「最近发生太多事情了,我还没有整理好心情……」

我示意他不用解释,我明白。

「悦溪,我知道我很对不起你,我真的错了,你别再跟我生气了,可以吗?」

他习惯了随便哄哄我就回到他身边,可这次,我真的放下了。

「财产分割我拟了份方案,你看看,有不合适的地方告诉我。」

文件静静躺在桌上,他丝毫没有要碰的意思。

大概是过去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硬气过,他竟然涨红了脸。

过了许久,他才撕碎了那份方案,一脸冷漠。

「我不会同意的。」

没事,包里还有几份,想撕的话还有。

我默不作声又掏出一份,平静的递给了他。

这种平静却击碎了他最后的冷静。

「我不离婚,你怎么这么残忍,早知道你要抛弃我,为什么当初要救我?」

原来他知道了,知道了在烈火中灼伤了自己守护着他的人是我。

这些年他总打着佟欣救过他的幌子,关心照顾着佟欣。

反过头来,他还会埋怨我残忍。

「是你,让我死心塌地的爱上你再抛弃我的人是你……」

若是过去,这种深情的戏码可以让我包容他的一切。

可如今,我只觉得恶心。

方驰的手机在桌面震动发出呲呲的声音。

上面赫然显示着佟欣的电话。

可这次方驰却果断的按掉了电话。

「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因为她让你难过了。」

方驰借机赶紧表忠心。

可手机又再次震动了起来。

「接吧,万一真有急事呢。」

方驰脸色一沉,接通了电话。

「你又怎么了?」

「方驰,救我,我在医院顶楼,救救我……」

13.

医院楼下已经停了好几辆警车。

一个年轻的男人挟持着佟欣,将她的上半身悬在了围栏外。

「疯子,你这个疯子……」

佟欣崩溃哭喊着。

警方说,那年轻男子正是绑架案在逃的主犯。

本来警方拿到了匿名线索正要抓捕他,不料他却从抓捕现场一直逃到了医院,还挟持了佟欣。

「方驰哥哥,救救我。」

佟欣刚喊出口,年轻男子手中的匕首就架在了她脖子上。

「原来是他,你是为了他出卖我?怎么,利用完我就想把我丢进监狱,好跟他过日子吗?」

年轻男子猖狂的笑声回响了起来。

他直勾勾的看着方驰。

「你爱她吗?」

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方驰的嘴唇轻轻开启,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我就知道,老子玩剩下的,你应该也不会喜欢。」

「你不能杀我,叮当是你的女儿,你忍心让她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吗?」

佟欣破罐子破摔道出了叮当的身世。

「笑话,我又没有叫你给我生女儿,当初是你死活非要跟着我,让我帮你做了那么多坏事,现在就想一脚把我踹开。」

「我告诉你,佟欣,我活不了,你也别想过一天好日子。」

年轻男子一只手拎起佟欣的领子把她往围栏边缘推去。

「狙击手准备,人质有生命危险,准备狙击。」

「喂!」

年轻男子对方驰喊道。

「你想知道,她都干了些什么吗?」

佟欣情急之下用力挣扎起来,那匕首呲地一声刺进了她的脖子。

一声闷响声后,年轻男子脑门出现了一个暗红的大洞。

身后洒满了红色的血和一些白色的粘液。

14.

后来我才从警方那里知道,被狙击的这个男子是当地犯罪团伙的小头目。

佟欣曾经短暂地和他相处过,并生下了叮当。

因为我和方驰结婚受了情伤离家出走遭人侵犯,那不过是用来让我们愧疚的说辞。

虽然男子并不算长情,但是对佟欣也算是有求必应。

当初大院的火灾、后来我遭遇绑架,都是他帮佟欣做的。

本以为帮叮当抢来心脏,他就对佟欣仁至义尽了。

不料佟欣却摆了他一道,把他的行踪卖给了警察。

等佟欣醒来,迎接她的将是各种诉讼。

知道了真相后,方驰知道他留不住我了,干脆地去办了离婚手续。

出了民政局我就删除了他所有联系方式,再也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

15.

有空的时候,我都会去小乐的墓前呆一会。

有时候跟他说说最近我的生活,有时候什么也不说,只是陪他晒会儿太阳。

下过雨的那天,我在小乐的墓前发现了之前挂在他脖子上的项链。

终究还是被方驰找到了。

下山的时候,我随手把项链扔进垃圾桶。

垃圾桶旁边却躺着一个喝得烂醉的人。

他胡子拉碴,甚至还有些臭烘烘的。

身边摆着十几个空空的酒瓶。

曾经精致斯文的方驰,如今却不成人样。

「叮当走了……没扛过排斥反应。」

是啊,小乐一定不愿意去那孩子身体里的。

「姜芸,我真的错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乐。」

我看着那张肮脏无神的脸,竟想不起来曾经我有多喜欢他。

「是不是我死了,你才能原谅我。」

他抓住我的腿,我吓了一跳,一脚踢开了他。

「不,你不许死,我要你活在这个世界上,活很久很久,久到受尽痛苦的折磨,永远留在那个深渊。」

方驰一愣,不敢相信我会说出这么冷血无情的话。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死了,可以把我葬在小乐旁边吗?我欠他太多了,等到那一天,我想永远的陪着他。」

「你死的那天,我会把你骨灰扬到海里,我们不需要你陪。」



如果还有什么期望。

我期望他活得长长久久,长长久久的活在对曾经最爱他的家人的愧疚之中。

小说《老公把儿子的心脏捐给了青梅女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最新小说

  • 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
    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

    分类:古代言情

    《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苏凡林书豪,《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她很自然地挽着苏凡的胳膊,就要朝晚宴大厅走去。“走吧!苏凡哥哥,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男伴!”苏凡白了她一眼,微笑说道:“哎?我答应你了吗?”“哎呦,不要给我难堪啦!要不然我又要被姐姐们嘲笑了!”众所周知,卡戴珊家族的派对,就是斗艳炫夫的修罗场。姐妹们看似和和睦睦,实际上各有心机,不仅仅互相攀比美貌,而...

    小说详情
  • 医倾天下:将门嫡女无敌
    医倾天下:将门嫡女无敌

    分类:古代言情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天无限”创作的《医倾天下:将门嫡女无敌》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沐昭昭当机立断,决定将计就计。待二皇子进入房间后,沐昭昭用空间中的麻醉剂偷袭了燕黛璇。随后,她默默计算好时间,把燕黛璇也送进了房间,不多时,房间里便传来少儿不宜的声音。之后,她便翻墙出去,原本打算找个倒霉蛋打—架,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

    小说详情
  • 废柴小姐成长后,灵兽们都沸腾了
    废柴小姐成长后,灵兽们都沸腾了

    分类:古代言情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废柴小姐成长后,灵兽们都沸腾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云山的云”大大创作,沐云谢成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吃撑了?要我帮你揉揉吗?”沐云看它这副不想动弹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她看见小狐狸主动的伸出自己的爪爪想要抱她,她也直接伸手把小狐狸弄到了自己腿上,然后轻轻的替它揉着肚子。绒绒享受着沐云的按摩,沐云也十分享受小狐狸的肚子的软乎乎的触感,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摸—辈子!只可惜……她虽然自带亲和灵兽的异能,...

    小说详情
  • 穿越指南:摄政王他太会撩
    穿越指南:摄政王他太会撩

    分类:古代言情

    叫做《穿越指南:摄政王他太会撩》的小说,是作者“萧雨兮兮”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苏落雪玄墨胤,内容详情为:梅香开始还不自在,可架不住好吃啊,不一会也吃的没了样子。萧洛白在一旁看着这主仆二人的吃相,倒越发喜欢苏落雪了。没有那些小姐的矫揉造作,性格洒脱,自然真实,哪怕只和她相处了两次,他也相信她,欣赏她。“那个,苏小姐,慢点,喝点汤吧,不够在点就是...

    小说详情
  • 武道太卷?不慌!我有系统加身
    武道太卷?不慌!我有系统加身

    分类:古代言情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武道太卷?不慌!我有系统加身》,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李云张楚,故事精彩剧情为:李云闻声望去,看到了十几双充满愠怒的眼睛出声的乃是一位唇红齿白的少年,一看就是出身不凡,颇有几分公子哥的气质他叫古云争,跟李云一样,都是壬95院的外门弟子,论起来可以说是李云的同窗此人家中据说颇有家资,入门时检查资质更是高达一品可以说是壬95院中少数几位资质最顶尖的人物,连传武执事都称赞他未来不可限量,将其定为壬95院的首席短短的一个月,他身边便聚集了不少人,隐隐约约以他马首是瞻而古云...

    小说详情
  • 一睁眼,我被顶级大佬缠上了
    一睁眼,我被顶级大佬缠上了

    分类:古代言情

    小说《一睁眼,我被顶级大佬缠上了》是作者“桑榆未晚”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南乔薄擎洲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好孩子,我早上让红姨给你炖了阿胶,你身子骨弱,要多补补。”“嗯,我知道的。”吃过早饭,南乔陪着老爷子在院子里散步。转眼到了十—点半,爷孙俩这才出发,前往定好的餐馆...

    小说详情
  • 酒后乌龙!与顶头上司的不期而遇
    酒后乌龙!与顶头上司的不期而遇

    分类:古代言情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酒后乌龙!与顶头上司的不期而遇》,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宋熙妍终于开口,声音有些颤抖墨璟轩静静地站在门口,—语不发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宋熙妍身上所穿的性感吊带睡衣所吸引,眼神中多了几分深邃与热烈那款式贴身的睡衣将她曼妙的身姿勾勒得淋漓尽致,微微透出的肌肤在灯光下更显白皙细腻,让人无法移开目光湿漉漉的发丝随意地散落在她的肩膀上,为她的容颜增添了几分慵懒与妩媚他的眼神在这—刻变得深邃起来目光在她身上流连,从她的锁骨到纤...

    小说详情
  • 再次见面,前男友他发达了
    再次见面,前男友他发达了

    分类:古代言情

    小说叫做《再次见面,前男友他发达了》是“一知鸭”的小说。内容精选:上一次碰瓷人家方颖,现在又来碰瓷我们郁寒。烦不烦人啊。][本来就是糊咖,借助了《上神》有了一点儿知名度,就开始各种蹭流量是吧?这样真的很招人厌啊。][烦死云念加一,CP粉给我滚出去,看清楚主场...

    小说详情
  • 穿越三年,我靠签到成为紫袍天师
    穿越三年,我靠签到成为紫袍天师

    分类:古代言情

    《穿越三年,我靠签到成为紫袍天师》是作者 “往事如烟火”的倾心著作,苏寒苏小鱼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宗门绝学外流,这绝对是动摇宗门根基的天大事情!先废了他—身修为,然后刑讯逼问,必要的话彻底灭杀,绝对不能宗门神通被—个外人流露出去轰——杀心大起的圆灭法师,脚下猛然—顿,那金色佛像虚影顿时光芒大盛,巨拳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朝苏寒狠狠砸落而来苏寒同样脚下—顿,身上金色佛像也绽放出璀璨的光芒轰——圆灭法师这—拳落下,苏寒的金色佛像只是微微—颤,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伤,反倒是圆灭法师猛然—颤,整...

    小说详情
  • 东宫:一见终生负
    东宫:一见终生负

    分类:古代言情

    “竹枝鹤”的《东宫:一见终生负》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言让,不要来,不要为我做傻事。我不值得,不值得啊。赵远霁也听见了。他目光如寒,示意身旁的侍卫拦住,暗自加快了行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