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全部小说 > 小说推荐 > 火葬场男主追妻失败后被我虐死了

更新时间: 2024-04-16 22:38:03

火葬场男主追妻失败后被我虐死了

火葬场男主追妻失败后被我虐死了 沈渐青 著

沈渐青安棠雪

主角沈渐青安棠雪的小说推荐《火葬场男主追妻失败后被我虐死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沈渐青”,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柳母抱着她,哭得泣不成声,一个劲摇头。柳父脸一沉,「你一日是我柳家的女儿,就终生是我柳家的女儿!最后能做状元夫人的,也只有你!」「至于安棠雪那个逆女,将她生下来已是恩赐,现在她反倒恩将仇报。我们能毒她第一次,就能毒第二次!」今夜风骤然大了,吹开窗子灌进屋里,呜呜咽咽似鬼不甘地哭。他们吓了一跳,柳少珏...

精彩章节试读:


5

陆以安此次来,是听说沈渐青和我等几人都受了伤,送了些名贵药材。

柳少珏不由分说,就抢走所有药材给柳念兮熬药。

她房里,柳家人聚齐了。

柳念兮小口喝着参汤,含着泪道:

「要不,还是把我送走吧。阿雪太恨我了,再这样下去会惹得她更不开心的。毕竟……她才是柳家的亲生女儿。」

说到这里,她哭得更悲戚。

柳母抱着她,哭得泣不成声,一个劲摇头。

柳父脸一沉,「你一日是我柳家的女儿,就终生是我柳家的女儿!最后能做状元夫人的,也只有你!」

「至于安棠雪那个逆女,将她生下来已是恩赐,现在她反倒恩将仇报。我们能毒她第一次,就能毒第二次!」

今夜风骤然大了,吹开窗子灌进屋里,呜呜咽咽似鬼不甘地哭。

他们吓了一跳,柳少珏狠狠关上窗,隔绝我偷窥的眼睛。

但我听见他恶毒的笑。

「毒死太便宜她了,交给我吧,我要把她全身上下的骨头一寸寸打断,给爹娘和念兮姐出气!」

夜风更大了,吹得门板劈啪作响,像厉鬼拍门。

我想起安棠雪昏迷时哭到颤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叹息。

「别伤心了,我会为你报仇的。」

风声稍息,一道人影鬼鬼祟祟溜出门,去往我的房间。

我假装正准备洗漱,故意背过去给他机会。

麻袋兜头套下。

柳少珏狠狠给了我肚子一拳,「破坏我们柳家的贱人,你去死吧!」

6

隔日早膳。

柳家人看起来心情很好,柳念兮甚至哼上了曲儿。

我笑着坐下,随手拿个鸡蛋,「什么事这么开心呀?」

霎那间,三个人脸色煞白,吓得筷子都掉了。

我知道他们在怕什么。

因为昨晚红衣少年扛着麻袋提着锄头,远远路过柳念兮房间时,他们急忙喊话:

「别让她死得太舒服!」

少年便将麻袋丢在地上,用锋利的锄尖狠狠锄了几下,麻袋立刻洇出暗红的血迹。

他们这才笑着让他早去早回。

而现在,我还在,柳少珏却不见了。

我将鸡蛋在桌上轻轻一磕,蛋壳一点点碾碎,像一点点敲碎人的骨头。

然后剥开皮,笑吟吟地搁在柳母的碗里。

「娘,吃鸡蛋。」

都说母子连心,她可能感受到了,她儿子就是这么死的,当即呕吐起来。

她颤着手抓我袖角,问柳少珏在哪。

我佯装惊讶,摇头说不知。

其实我可太知道了。

他呀,得往大山深处的乱葬岗去找,暗无天日的枝叶缠绕处,开着一朵黑红色小花。

他就埋在那下面,和安棠雪身上的拳脚伤分毫不差,我还附赠了他一些额外的断骨惩罚。

只有异域来的人才会知道,那花,叫做伽罗夜。

传说它是颜色是用血灌溉出来的。

是复仇之花。

7

明面上,柳少珏失踪了,遍寻不得。

柳家父母急得老了好几岁,柳念兮假惺惺地在旁侍奉,又突然看我。

「阿雪,少珏终究是你弟弟,他失踪我都快急死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呢?」

我笑她,「着急你就去找啊,在家干坐着,饭也没见你少吃,还不知道多动弹。」

啪!

是柳父想用拐杖打我,却反被沈渐青抢过拐杖折断的声音。

他当即怒不可遏,逼沈渐青赶我走,说在我和这个家之间,沈渐青只能选一个。

他以为人家会为难吗?

可据我观察啊,沈渐青可不是什么知恩图报的好人,根本就没多喜欢这个家。

果然,沈渐青牵起我的手,挺起胸膛,作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要跟我一起走。

柳父便不说话了。

当天下午柳母就来数落我,说我不懂事,当众给父亲难堪。

随后态度又软下来,说什么我是她生的,她自然会心疼我,要我乖乖听话。

一边说,她一边随手端来一碗甜汤。

我要是没猜错,她以前给安棠雪灌毒药,用的也是这套作派吧?

如她愿,我喝下甜汤,昏迷过去。

再醒来我被反绑双手,在一辆飞驰的马车上。

迷糊中我听见柳父柳母说话。

「我看就是上次毒药下少了,这次我们亲眼盯着,把她推下悬崖,看她还能不能活!」

「阿雪也别怪爹娘,谁让你自己不听话呢,这么多年我早就认定念兮是我的亲生女儿了,你当初要是没找回来该多好?」

啧,真狠心呐。

我睁眼,「如果我当初真被你们毒死,等将来你们下了地府,再见到我,有没有想好要对我说什么?」

柳父脸色一变,狠狠甩我一耳光。

「你个不孝女!有你这么咒骂爹娘的么?」

我却没生气,只是对他轻笑,「快想想吧,再不想,可就来不及了。」

在他们疑惑的面色中,马车里响起嘶嘶声。

那是无数条毒蛇在吐信子。

安棠雪是被蛇毒毒死的,我总觉得,给这对老东西喝毒药实在过于便宜他们了。

不如追本溯源,直接让蛇把他们咬死。

毒蛇攀爬缠绕,将马车的窗和门逐渐封死。

密闭空间里,响起柳家爹娘绝望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外头骑马的随从听见声音想救人,却被毒蛇死死挡住,根本无从下手。

等蛇群散去,我走下马车时,车里只剩两具挂满碎肉的枯骨架子了。

随从被吓得四散逃跑,我放了马,一手拎一个骨架子,将他们丢下山崖。

才徒步往回走。

月上柳梢头,马蹄声渐近,忽然有人喊我,「安姑娘?」

是陆以安。

8

陆以安捎上了我,没问为什么大半夜我一个人在山里游荡。

我和他共乘一骑,倏尔向后靠进他怀里。

他一僵,当即红了脸,赶忙提醒我男女授受不亲。

我便学柳念兮那一套,哭哭啼啼地倾诉柳家对我如何不好,沈渐青如何负我。

将脸埋在陆以安肩头,大哭出声。

他怕我掉下马,只好腾出一只手搂着我,哄我很久。

「陆以安,我不想在这里受苦了,你能不能带我走?」

我哽咽地抬头望他。

风吹云遮月,我们的面容被隐在山林的黑暗里,只隐约能望见彼此的眼睛。

陆以安缓缓低下头,我能感受到他逐渐凑近的温热鼻息。

吱——

聒噪的蝉鸣将他惊醒,他慌忙撒开我,面红耳赤地解释。

「抱歉,刚才是我一时糊涂,恍惚间把你看成了我的亡妻,我……」

「你很爱她?」我打断他。

「嗯,此生挚爱。」

陆以安怕再有过多接触,索性翻身下马,牵着马慢慢走。

我的轻笑淹没在马蹄声中。

天将明时,我们才回到城镇。

途经陆家,陆以安邀请我进去坐坐。

我瞥一眼陆家大门内外挂满了的符纸,摇头拒绝。

拐过街角,我瞧见沈渐青站在大门前等着。

见到我,他眼底通红一片,几大步冲上来,将我抱下马,紧紧掐着我的腰不放。

「你去哪儿了?我还以为……」

「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沈渐青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呼哧喘着粗气,好像真的痛极了。

呵,信他我就是傻子。

越过沈渐青的肩头,我和陆以安对视,对他轻笑出声。

「渐青哥哥,你离她远一点!她不是安棠雪!爹娘和弟弟都已经被她杀了!」

城里寂静的清晨,柳念兮颤抖而尖利的声音乍响。

9

柳念兮扑上来厮打我,想把我扯开。

沈渐青却依然紧抱着我,那架势像是一辈子都不想撒手。

「她是!她就是阿雪!」

他语气中有种莫名的笃定和坚决。

柳念兮只好咬着牙道:「我有证据!你再跟我去一次鬼谷,爹派去的探子说,安棠雪早就死了,她是鬼医的弟子换上了安棠雪的脸!」

啊,她竟还是有备而来的。

我们回到鬼谷,师父无奈骂我,「别玩了,回来吧。」

师父又向沈渐青道歉,可他依然不信,大手攥着我手腕,格外坚定我就是安棠雪。

柳念兮恨得眼睛都红了,她拉他到屋后,指着那座小小的坟包。

上头写着「安棠雪之墓」。

「这下你总该信了吧?!」

沈渐青胸膛几个起伏,却在看向我时,眼神渐渐安定下来。

他依然摇头,不信。

他将我的手紧紧握在掌心,「我的阿雪,在这里。」

连我都要被他气笑了,这人是什么犟种?

偌大的坟包摆在他眼前,他竟然还是不信?

柳念兮不知从哪找来一个锄头,拼了命的挖土,终于见了棺材。

她柔声劝沈渐青,「你看,阿雪就躺在里面,你不想见她一面吗?」

「退一步讲,哪怕你不信,你帮我把棺材打开,给我证明一眼,我就信这是真的阿雪!」

沈渐青终于被说动。

棺材盖慢慢被撬开。

这下换我和柳念兮懵了——

棺材里是空的,只有一朵鲜活的伽罗夜花长在棺木缝隙里,随风轻晃。

10

师父迟疑地看我良久,狠狠叹息一声。

「真是孽缘啊!」

他说,我真是安棠雪。

只是我被救回来时,实在是太痛苦了,身心都备受煎熬。

疼得熬不住的时候,甚至拿头去撞墙。

我跪下哭着求师父救我,让我忘记前尘恩怨。

师父实在没办法,就给我捏造了个身份,编织一段记忆,让我以为自己是他的徒弟,只不过是换了安棠雪的脸。

沈渐青听得心疼极了,当初他用刀割自己时,表情都没这么痛苦。

他扳过我的肩,注视我的眼睛。

我的表情却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喃喃道:

「可他说的这些,我一点儿都想不起来。」

回程路上,柳念兮紧闭嘴巴不说话,恨得手绢都要撕碎了。

沈渐青像是被昨晚吓怕了,腾出一只手紧牵着我,不论做什么都不放开。

我只能叹气,「你牵得再紧也没用,沈渐青,我已经不爱你了呀。」

「不止不爱,我甚至已经把你忘了个彻底。」

沈渐青踉跄了一下,却还是强撑着笑道:

「无妨,我们以后天长日久地相处,我会努力让你再爱上我的。」

「可是,我已经对别人有点动心了。」我歪头眨眼。

视野的尽头,陆家大宅门前,陆以安正惴惴不安地眺望着。

见到我,他的眼神才慢慢安定。

我知道他在担心我,便跳下马,三两步小跑过去。

张开双臂转了一圈,「担心什么?你看,我这不是没事么?」

看我笑,陆以安倏尔红了脸,但瞥见不远处的沈渐青,才瞬间反应过来,赶忙道:

「安姑娘别误会,我只是看柳念兮把你带走,怕你出事,没有别的意思。」

他逃一般地进门了。

我回头,瞧见沈渐青的脸上血色尽失。

眼底那份绝望,一览无余。

11

沈渐青发了疯,将我锁在房里。

他好像哭了,声音带着哽咽和颤抖。

「阿雪,对不起,可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你一次了。」

每天他都来陪我聊天,拿出好些物件,一件一件给我讲过去的故事。

每个夜里,我都能看见他站在窗外,抬手虚虚触摸窗上我被烛火映出的影子。

他好像真的很爱我,可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有天夜里,柳念兮突然来找我。

她交给我一个包袱,里面有些衣裳干粮和钱。

「你不是喜欢以安哥哥吗?我把渐青哥哥迷晕了,现在就可以送你走。你就能重获自由,再也不要回来了。」

我盯着她,真的很好奇。

「你爹娘和弟弟都被我弄死了,你不害怕我么?不赶紧跑么?为什么还巴巴凑上来?」

还表现出一副真心想帮我的样子。

可我知道,她已经买通了杀手,只要我踏出柳家一步,就立刻会被砍成肉泥。

柳念兮握着我的手,眼神格外真诚。

「阿雪,那是因为你失忆了。别想这些了,快走吧!」

我嗤嗤笑了,「你还真信我是安棠雪啊?」

一直以来,柳家人都对安棠雪不好。

柳家爹娘给她下毒,柳少珏天天打她。

柳念兮看似什么都没做,但其实她是最坏的那个。

只要动动嘴皮子,掉几滴眼泪,就能让别人帮她做想做的事。

我轻抚她的嘴唇,「你这张小嘴叭叭,什么时候才能停呀?」

惊雷乍响,照亮她惊恐的眼睛,里面映出我的面容。

那夜,柳念兮是从我房间大喊大叫着逃出去的,好像还吓得尿了裤子。

逢人就说我是讨命的厉鬼。

沈渐青听了这话,不悦地皱起眉头,下令让人掌她嘴。

「再乱嚼舌根败坏阿雪的名誉,我就叫人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但不用他动手,柳念兮就先疯了。

她死命掏自己的肚子,说里面是她爹娘和弟弟,他们正在长大,将来会破开她的肚子爬出来。

为了杀死他们,她往嘴里倒滚烫的热油,还一根接一根地吞针。

像是感觉不到疼,恐惧就已经先把她淹没。

她最后死在我的门前。

死状有点吓人,整张嘴都烂了,朝天大大地张着。

从中长出一朵伽罗夜花。

沈渐青只是轻飘飘看了一眼,就叫人将尸体处理了。

他随手将门关上,温柔地哄我睡觉,「没吓到吧?」

我侧躺在床上,乖巧摇头,又忽然问,「为什么你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会那么确定我就是阿雪啊?」

沈渐青沉思片刻,眼底泛起淡淡笑意。

「凭感觉,就像脑海中有道声音在告诉我,你就是我的阿雪。」

傻子,感觉错了。

12

我真的不是安棠雪。

那夜映着惊雷,我在柳念兮眼中看到了久违的自己本来的样子。

疤痕交错的脸,厉鬼似的面容,远不及安棠雪好看。

安棠雪受到的伤害太多,身体上的倒还好说,心上的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还。

我就想啊,沈渐青让她伤心绝望,那我也让沈渐青伤心绝望吧。

没有什么能比失而复得后再彻底失去,更令人绝望的了。

所以我故意透露消息给柳家派去的探子,又故意请师父帮我做了那一出戏。

至于柳念兮的死,那是我骗她的。

那夜我给她喂了一颗伽罗夜种子,骗她说那是柳家人的肉,将来会在她腹中生长。

又让人假扮道士,告诉她吞热油和银针能杀死腹中邪祟。

她就真的那么做了。

如今,安棠雪的仇人,就只剩沈渐青一个了。

当天晚上,陆以安翻墙来找我。

因为我请人送信给他,说我被沈渐青软禁起来,原因是我坦白了喜欢他。

他俊秀的脸上难得出现怒容,攥紧了拳头,说要带我走。

我含泪扑进他怀里。

烛火将我们的影子映在窗上,而窗外,沈渐青眼神幽幽。

沈渐青冲进来的力度太大,门几乎被他踢倒,眨眼间他就和陆以安厮打在一起。

我作出满脸担心,大声喊的只有陆以安的名字。

啪!

眼见陆以安落了下风,我只能用花瓶狠狠砸在沈渐青的后脑。

他身形踉跄几下,缓缓回头,痛心地看我一眼,就昏死过去。

我请来大夫给他包扎又针灸,昏迷整整两天,他才醒来。

沈渐青醒来第一时间就是找我,见我还在,他才安下心。

可当他撑起上身想下床时,忽然面色惨白。

「阿雪,我,我的腿……怎么没知觉了?!」

13

沈渐青瘫了。

我当然知道,因为就是我让大夫给灸的。

但我装出一副意外担心的模样,忙前忙后地照顾他。

陆以安有次来探望,半是来看沈渐青,半是想看我。

他不好意思进门,我便站在门口和他说话,故意大声道:

「渐青现在双腿瘫了,和废人没什么分别,我不能再抛下他。我是真的爱过你,可……」

我抽泣两声,「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走吧!」

闪身进门时,我还在悄悄抹眼泪,装作没事人和沈渐青说笑。

故意看不见他脸色惨白神情哀凉。

我想,以前在安棠雪身上应该常常发生类似的事吧?

我现在日夜都守在沈渐青身边,晚上索性趴在他床头睡,累得眼下一片乌青。

有次我装作睡着,他怜惜轻柔地抚摸我的发顶,轻得仿佛在触碰什么稀世珍宝。

我故意梦呓,「以安,我好想你啊……」

头顶的手一僵,颤颤收了回去。

真正击垮沈渐青的是那一次。

我跟他聊天时假装不经意提起,陆以安被任命为翰林院编修,是正七品,将来前途无量。

同时我嗅到一股淡淡的臭味。

沈渐青瞬间双手紧按住被子,额头沁出了汗,抗拒绝望地看我。

可我还是将被子掀开了。

他失禁了。

我帮他换了裤子,期间不自觉呕了一声。

——这个不是装的,我是真恶心。

向来是天之骄子的沈渐青终于崩溃了,他大哭大闹着赶我走,说还我自由。

我假装推脱两下,就欢快地跑出了门。

我将陆以安拽来,特意告诉沈渐青我们在一起了,让他放心。

陆以安还承诺今后一定会对我好。

沈渐青惨笑两声,在我们走后,他将床单拧成一股,将自己吊死在了床头。

他应该死得很绝望吧?应该跟安棠雪的绝望差不多吧?

不知道。

我只知道,恍惚间我听见安棠雪在耳边叹息:

「谢谢你,我要走了,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了。」

我想做的事?

我倚在陆以安肩头,泣不成声,「以安,带我走吧,至少这一个月,我不想再待在这个伤心的地方了。」

14

陆以安正好还有一个月才上任,便带我出门散心。

只有我们两个。

青草地上、湍急溪水边,他将我压在身下,向来俊秀斯文的人难得主动。

陆以安在我耳边不断轻念多么爱我。

我抚摸着他的纹身,好奇道:「你那亡妻是怎么死的呀?」

他眼神一黯,「她是病故的。」

我贴着他的耳朵轻轻笑了,我吐出来的气很凉,冻得他一激灵。

「胡说,明明是被你骗得背弃师父来到中原,你玩得腻了,不愿意娶她,就把她杀死丢在深山的乱葬岗里。甚至因为怕人认出她,你还专门把她的脸划得乱七八糟。」

陆以安僵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我,正想打哈哈糊弄我,却忽然变了脸色。

草地上忽然生出无数藤蔓,绳索似的把他捆住。

藤蔓上开出一朵朵伽罗夜花。

我抓起他的手臂,狠狠将纹身咬掉,在他痛苦的叫喊声中,褪去安棠雪的身体,露出本来面目——

一个面目全非的苗女,一只早已死去的厉鬼。

我的名字叫伽罗夜。

陆以安真会演戏,当初将我的名字纹在手臂上讨我欢心,在我死后还用我的名义装作深情,哄骗别的姑娘。

我师父千里迢迢从苗疆找来,陆以安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我被人抓了,将师父也骗进深山杀死。

我好想报仇,可陆家为了防我,里里外外都贴了符,我根本进不去。

我只能和师父在暗无天日的密林乱葬岗中躺着,日复一日。

直到某天,另一个被爱人杀死的傻姑娘踉跄来到乱葬岗,倒在我的身边。

我认得她,是陆以安一个朋友身边的姑娘。

那朋友很不是东西,某次他们喝酒,他说:

「我爱上了阿雪,却又放不下念兮,真想享齐人之福啊,可惜她们都不愿意。还好阿雪性子好,亏欠她也不记恨我,就只能多委屈她了。」

安棠雪死前有滔天的恨意,她揪着我的裙角,说想报仇。



我便钻进她的身体,摇摇晃晃站起来,同师父搭了假的药庐,等沈渐青来带我离开鬼谷。

如今,我抛下陆以安惨死的身体,再次摇摇晃晃站起来,往鬼谷走去。

关于鬼谷有很多传说。

有人说它是纵横家王诩待过的地方,有人说它是妙手回春的鬼医藏身地。

可其实,它只是字面意思而已。

一个堆满厉鬼的地方。

鬼谷的山尖上,立着三座坟包。

一座是师父的,一座是安棠雪的,他们正站在坟前等我。

最后一座,那是我的埋骨之地。

小说《火葬场男主追妻失败后被我虐死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全文阅读《《《

最新小说

  • 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
    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

    分类:古代言情

    《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苏凡林书豪,《NBA:惨遭封杀,他一跃成为最强》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她很自然地挽着苏凡的胳膊,就要朝晚宴大厅走去。“走吧!苏凡哥哥,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男伴!”苏凡白了她一眼,微笑说道:“哎?我答应你了吗?”“哎呦,不要给我难堪啦!要不然我又要被姐姐们嘲笑了!”众所周知,卡戴珊家族的派对,就是斗艳炫夫的修罗场。姐妹们看似和和睦睦,实际上各有心机,不仅仅互相攀比美貌,而...

    小说详情
  • 医倾天下:将门嫡女无敌
    医倾天下:将门嫡女无敌

    分类:古代言情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天无限”创作的《医倾天下:将门嫡女无敌》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沐昭昭当机立断,决定将计就计。待二皇子进入房间后,沐昭昭用空间中的麻醉剂偷袭了燕黛璇。随后,她默默计算好时间,把燕黛璇也送进了房间,不多时,房间里便传来少儿不宜的声音。之后,她便翻墙出去,原本打算找个倒霉蛋打—架,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

    小说详情
  • 废柴小姐成长后,灵兽们都沸腾了
    废柴小姐成长后,灵兽们都沸腾了

    分类:古代言情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废柴小姐成长后,灵兽们都沸腾了》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云山的云”大大创作,沐云谢成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吃撑了?要我帮你揉揉吗?”沐云看它这副不想动弹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她看见小狐狸主动的伸出自己的爪爪想要抱她,她也直接伸手把小狐狸弄到了自己腿上,然后轻轻的替它揉着肚子。绒绒享受着沐云的按摩,沐云也十分享受小狐狸的肚子的软乎乎的触感,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摸—辈子!只可惜……她虽然自带亲和灵兽的异能,...

    小说详情
  • 穿越指南:摄政王他太会撩
    穿越指南:摄政王他太会撩

    分类:古代言情

    叫做《穿越指南:摄政王他太会撩》的小说,是作者“萧雨兮兮”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苏落雪玄墨胤,内容详情为:梅香开始还不自在,可架不住好吃啊,不一会也吃的没了样子。萧洛白在一旁看着这主仆二人的吃相,倒越发喜欢苏落雪了。没有那些小姐的矫揉造作,性格洒脱,自然真实,哪怕只和她相处了两次,他也相信她,欣赏她。“那个,苏小姐,慢点,喝点汤吧,不够在点就是...

    小说详情
  • 武道太卷?不慌!我有系统加身
    武道太卷?不慌!我有系统加身

    分类:古代言情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武道太卷?不慌!我有系统加身》,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李云张楚,故事精彩剧情为:李云闻声望去,看到了十几双充满愠怒的眼睛出声的乃是一位唇红齿白的少年,一看就是出身不凡,颇有几分公子哥的气质他叫古云争,跟李云一样,都是壬95院的外门弟子,论起来可以说是李云的同窗此人家中据说颇有家资,入门时检查资质更是高达一品可以说是壬95院中少数几位资质最顶尖的人物,连传武执事都称赞他未来不可限量,将其定为壬95院的首席短短的一个月,他身边便聚集了不少人,隐隐约约以他马首是瞻而古云...

    小说详情
  • 一睁眼,我被顶级大佬缠上了
    一睁眼,我被顶级大佬缠上了

    分类:古代言情

    小说《一睁眼,我被顶级大佬缠上了》是作者“桑榆未晚”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南乔薄擎洲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好孩子,我早上让红姨给你炖了阿胶,你身子骨弱,要多补补。”“嗯,我知道的。”吃过早饭,南乔陪着老爷子在院子里散步。转眼到了十—点半,爷孙俩这才出发,前往定好的餐馆...

    小说详情
  • 酒后乌龙!与顶头上司的不期而遇
    酒后乌龙!与顶头上司的不期而遇

    分类:古代言情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酒后乌龙!与顶头上司的不期而遇》,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宋熙妍终于开口,声音有些颤抖墨璟轩静静地站在门口,—语不发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宋熙妍身上所穿的性感吊带睡衣所吸引,眼神中多了几分深邃与热烈那款式贴身的睡衣将她曼妙的身姿勾勒得淋漓尽致,微微透出的肌肤在灯光下更显白皙细腻,让人无法移开目光湿漉漉的发丝随意地散落在她的肩膀上,为她的容颜增添了几分慵懒与妩媚他的眼神在这—刻变得深邃起来目光在她身上流连,从她的锁骨到纤...

    小说详情
  • 再次见面,前男友他发达了
    再次见面,前男友他发达了

    分类:古代言情

    小说叫做《再次见面,前男友他发达了》是“一知鸭”的小说。内容精选:上一次碰瓷人家方颖,现在又来碰瓷我们郁寒。烦不烦人啊。][本来就是糊咖,借助了《上神》有了一点儿知名度,就开始各种蹭流量是吧?这样真的很招人厌啊。][烦死云念加一,CP粉给我滚出去,看清楚主场...

    小说详情
  • 穿越三年,我靠签到成为紫袍天师
    穿越三年,我靠签到成为紫袍天师

    分类:古代言情

    《穿越三年,我靠签到成为紫袍天师》是作者 “往事如烟火”的倾心著作,苏寒苏小鱼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宗门绝学外流,这绝对是动摇宗门根基的天大事情!先废了他—身修为,然后刑讯逼问,必要的话彻底灭杀,绝对不能宗门神通被—个外人流露出去轰——杀心大起的圆灭法师,脚下猛然—顿,那金色佛像虚影顿时光芒大盛,巨拳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朝苏寒狠狠砸落而来苏寒同样脚下—顿,身上金色佛像也绽放出璀璨的光芒轰——圆灭法师这—拳落下,苏寒的金色佛像只是微微—颤,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伤,反倒是圆灭法师猛然—颤,整...

    小说详情
  • 东宫:一见终生负
    东宫:一见终生负

    分类:古代言情

    “竹枝鹤”的《东宫:一见终生负》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言让,不要来,不要为我做傻事。我不值得,不值得啊。赵远霁也听见了。他目光如寒,示意身旁的侍卫拦住,暗自加快了行程...

    小说详情